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对《贞观政要》如何“同情之理解”?  

2014-06-16 12:48:20|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贞观政要》是史书。读史书,如何理解是一大难题。陈寅恪先生提出的同情之理解,不失为可取的方法之一。他说:吾人今日可依据之材料,仅为当时所遗存最小之一部,欲藉此残余断片,以窥测其全部结构,必须备艺术家欣赏古代绘画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后古人立说之用意与对象,始可以真了解。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是非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论。(《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册审查报告》)说白了,就是站在当时人的立场,以当时人的思路,还原当时的社会场景,理解当时人的真实意图。

中国史学一直有着资治传统,《贞观政要》则更是直接为政治而编,这种帝王读本性质,正是理解《贞观政要》的关键。吴兢是史学家,而且有良史的声誉,所以,他收录的材料基本上是可信的,从相关考据看,《贞观政要》同正史记载的差异,是一种古人无法做到精确的细节差异。本文前面对贞观之治提出疑问,并不是对《贞观政要》一书提出疑问。况且,即便是正面歌颂贞观君臣,这本书也写出了太宗执政前后期的变化。

对于如何使用权术,唐太宗还是有着足够警惕的。纵囚一事,虽然遭到欧阳修等人揭开老底,但我们宁可认为那是贞观前期太宗急于求治的一种尝试。就在纵囚后第二年,太宗就开始强调,绝不能轻易赦罪。凡赦宥之恩,惟及不轨之辈。”“夫谋小仁者,大仁之贼。故我有天下以来,绝不放赦。(《论赦令》)毋宁说,这一表白,是不再搞纵囚之类小动作的声明。至于临终之前为了保证儿子的天下安稳,对李勣做出的那点小权术,应当出于两种考虑:一方面,对李勣而言是一种考验,如果李勣连这点都看不透,那就不值得顾命;另一方面,对李治而言是一种市恩,尽管这种恩德来源于皇权的强卖,但这正是新君即位时重申权威关系的必要举措。更重要的是,对太宗而言,他的脑海里再没有比传位更重大的事务,所以,采取点权术是必要的。

正因为如此,唐太宗偶尔使用权术不算过分。相反,他对权术的副作用是有所警觉的。贞观初,官员百姓个个上书,热闹非凡,有人在上书中提议去佞臣。唐太宗就把这位上书人叫来问:卿知佞者谁耶?回答说:请陛下佯怒以试群臣,若能不畏雷霆,直言进谏,则是正人,顺情阿旨,则是佞人。太宗对主管吏部的封德彝说:君者政源,人庶犹水,君自为诈,欲臣下行直,是犹源浊而望水清,理不可得。对上书人答复道:朕欲使大信行于天下,不欲以诈道训俗,卿言虽善,朕所不取也。(《论诚信》)可见,太宗对权术并不热衷。

至于太宗喜欢做戏,对于政治家来说倒不见得是坏事。例如,贞观二年闹蝗灾,太宗视察田间大骂蝗虫:人以谷为命,而汝食之,是害于百姓。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尔其有灵,但当蚀我心,无害百姓。直接吞食蝗虫,以表达对灾害的心情。这种做戏,正是政治家的必要素质(《务农》)。

但是,读《贞观政要》,总会觉得缺乏思想性。不要说同先秦儒家的思想原典比,就是同汉儒的反复论证比,《贞观政要》似乎没有多少深邃的道理。这正好可以作为该书性质的佐证。儒家思想在先秦发育起来,到汉代进入朝堂,却一直处在理论层面,所以产生了知与行的分离,起码在知识层面和操作层面不大协调。所以汉代的治国之道才会以霸王道杂之。在这一意义上,《贞观政要》完成了儒家治国理论由学术向实务的转化。如果我们把它看作政务高层的培训教材,那么可以说,正是《贞观政要》开始了一个很重要的尝试,即以儒家治国的操作手册,洗刷着管理思想中的戾气。

当然,《贞观政要》对儒家管理思想的操作性总结,不见得完全符合唐初情况。李世民不仅信奉儒家,他还信奉道家,从魏晋以来,佛教也在管理中有着重大影响。而这种实践推动下的思想整合,在唐代并未实现,到了宋代理学才出现了新的气象。所以,《贞观政要》从操作手册出发,过多偏于外王,而内圣远远不足。后人往往以此认为,唐太宗的正心修身之道存在欠缺,这正好说明当时重在操作。作为汉魏和两宋之间的一种应用型过渡,《贞观政要》自有其本身的价值。


书法:

吴兢《贞观政要序》:

有唐良相曰侍中安阳公、中书令河东公,以时逢圣明,位居宰辅,寅亮帝道,弼谐王政,恐一物之乖所,虑四维之不张,每克己励精,缅怀故实,未尝有乏。太宗时政化,良足可观,振古而来,未之有也。至於垂世立教之美,典谟谏奏之词,可以弘阐大猷,增崇至道者,爰命不才,备加甄录,体制大略,咸发成规。於是缀集所闻,参详旧史,撮其指要,举其宏纲,词兼质文,义在惩劝,人伦之纪备矣,军国之政存焉。凡一帙一十卷,合四十篇,名曰《贞观政要》。庶乎有国有家者克遵前轨,择善而从,则可久之业益彰矣,可大之功尤著矣,岂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而已哉!其篇目次第列之于左。


吴兢上《贞观政要》表:

臣兢言:臣愚,比尝见朝野士庶,有论及国家政教者,咸云:若陛下之圣明,克遵太宗之故事,则不假远求上古之木,必致太宗之业。故知天下苍生所望于陛下者,诚亦厚矣!《易》曰: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今圣德所感,可谓深矣!窃惟大宗文武皇帝之政化,自旷古而来,未有如此之盛者也。虽唐尧、虞舜、夏禹、殷汤、周之文武、汉之文景,皆所不逮也。至如用贤纳谏之美,垂代立教之规,可以弘阐大猷,增崇至道者,并焕乎国籍,作鉴来叶。微臣以早居史职,莫不诚诵在心。其有委质策名,立功树德,正词鲠义,志在匡君者,并随事载录,用备劝戒,挨成一帙十卷,合四十篇,仍以贞观改要为目。谨随表奉进,望纡天鉴,择善而行,引而伸之,触类而长。《易》不云乎,圣人久于其道而天下化成。伏愿行之而有恒,思之而不倦,则贞观巍巍之化,可得而致矣!昔殷汤不如尧舜,伊尹耻之;陛下倘不修祖业,微臣亦耻之。《诗》云:念我皇祖,涉降庭止。又云:无忝尔祖,聿修厥德。此诚钦奉祖先之义也。惟陛下念之哉,则万方幸甚!不胜诚恳之至,谨奉表以闻。谨言。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4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