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接识》、《八观》与人材辨析  

2014-04-14 14:20:38|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知人之难,是管理的常情,然而,总有不少人自以为能够知人。刘劭认为,凡是自以为知人者,往往“以己观人”。这种人同时会认为,自己能知人,别人不能知人。他们的失误出于不能移情,无法做到换位思考,所以“能识同体之善,而或失异量之美”。

以清节之人来说,他们以正直见长,所以能看到性行之常,却排斥法术之诡,往往贬低法家和术家。法制之人以规范见长,所以能看到制度之得,却排斥变化之术,往往贬低术家。术谋之人以权变见长,所以能看到策略之奇,却排斥遵法之良,往往贬低法家。以此类推,器能之人,能识方略之规,却不知制度之原。智意之人,能识韬略之权,却不贵法教之常。伎俩之人,能识进取之功,却不通道德之化。臧否之人,能识诃砭之明,却不喜倜傥之异。言语之人,能识捷给之惠,却不知含蓄之美。正是这种以己度人的评价方式,导致各美其美,却不知美人之美;或者可以做到赞许同类之美,却下意识地诋毁异类之美。

要克服上述偏见,可以试用延时方法。如果说,短期可以发现人材的某一方面,那么,长期就可以多方面观察。一个早晨可以识别某一专长,三天就能看到多个专长。议论人材,不妨三天,一天论道德,一天论法制,一天论策术,如此则可较为全面。

判断是兼材还是偏材,可以听其言论。如果该人的言论从多个方面论人之长,即属于兼材;如果该人仅从一个方面说自己之长,且不打算了解别人之长,则属于偏材。偏材最常见的问题是以自己为衡量标尺。如果别人说什么自己都不相信,就是不打算了解别人;观点相反就否定别人,即以自己作为是非尺度;别人陈说自己所得,却当作别人过分炫耀;别人静听不言,却当作别人腹中虚空;别人高谈阔论,却认为别人不够谦逊;别人逊让不尽,却认为别人浅薄简陋;别人突出一个方面,却认为别人不够渊博;别人面面俱到,却认为别人驳杂不专;别人抢先表达了自己要说的东西,却觉得别人是掠人之美;别人指出了自己的不足,却觉得是别人是暗中给自己难堪;别人同自己立意相反,却认为别人是有意同自己作对;别人博采众长,却认为是别人抓不住要领。只有同自己一样或者迎合自己,这时才会高兴,觉得遇上了知己。凡是有上述现象,就可断定属于偏材。

如何做到准确观测人材,刘劭提出“八观”。即:“一曰观其夺救,以明间杂。二曰观其感变,以审常度。三曰观其志质,以知其名。四曰观其所由,以辨依似。五曰观其爱敬,以知通塞。六曰观其情机,以辨恕惑。七曰观其所短,以知所长。八曰观其聪明,以知所达。”具体方法如下:

一、观其夺救,以明间杂。所谓观其夺救,是看某种品性的“至”和“违”。例如,仁出于慈,但有慈而不仁者。看到某个可怜人很同情他,这就是慈,然而要接济这个可怜人时却不愿出手,这就是慈而不仁,根源在于吝啬阻断了仁慈之念。再如仁必有恤,但有仁而不恤者。看到某人在危急之中动了恻隐之心,然而要施救时却不敢出手,这就是仁而不恤,根源在于恐惧阻断了恻隐行为。还如厉必有刚,但有厉而不刚者。讲空头道义时正气凛然,然而当利益和道义发生冲突时则色厉内荏,这就是厉而不刚,根源在于利益欲望阻断了道义守持。类似现象,统统叫做“恶情夺正”,表面上在弘扬正面价值(至),实际上反其道而行之(违)。这种冲突中的“夺救”,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真实状况。一旦不仁的质性占了上风,则技能就为危害助力;贪婪的质性占了上风,强猛就为祸端铺路。当然,如果仁慈却帮助了恶人,关爱却助长了狎昵,这并不违背行为人的价值理念,所以不应由此否定相关行为。通过这样的观察,明确观念和行为之间的断裂与异化,可以判断人的真实品性。

二、观其感变,以审常度。由于人的外在表现和内在意识有时不同,所以,要观其言辞含义,察其行为倾向。所谓观其感变,是由表及里的判断。正常情况下,言辞和神情是互相呼应的。从言辞看,论说明确正派,是坦然;不善言辞,可能内心清楚;言说黑白分明,是通达;而语无伦次,则是心中杂乱。根据话语分析其内心世界,不但可以看到虚实愚智炫耀隐藏等有意识的表白,而且可以看到话语背后无意识的流露。从神情看,忧患之色“乏而且荒”,疾病之色“杂而且垢”,喜色“愉然以怿”,愠色“厉然以扬”,不同颜色表情,反映着不同的内心世界。再进一步,还要看言辞与神色是否不一致。言辞愉悦但神色不符,是违心之言;言辞矛盾但神色可信,是语词迟钝;未言先有怒色,是愤意外溢;言辞伴有怨气,是身不由己。内心状况总会由言辞与神色表达出来,无法掩饰;即便有意掩饰,神态气色也能够看出所掩饰的真相。

三、观其至质,以知其名。所谓至质(志质),指气色与本质的吻合程度。凡是偏材,气色与本质高度吻合,就会形成“令名”。所谓令名,是人物品鉴的专用术语。骨直气清,就生出“休名”;力劲气清,就生出“烈名”;精干气劲,就生出“能名”;强直气正,就生出“任名”。这些令名汇集一起,就具备了盛德;加上学习提高,就会文理灼然。

四、观其所由,以辨依似。同样的行为可能是由不同原因引发的,相似行为的缘由可能不一样。邪恶的人攻讦别人,会阻碍公正;直率的人也会攻讦别人,却无害善念。堕落的人放荡不羁,背离道义;豪放的人也放荡不羁,却无碍道义。同样是攻讦,同样是放荡,缘由不一样,材质就不一样,一者是似,一者是依。这种辨析特别重要,因为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现象。例如“轻诺似烈而寡信,多易似能而无效,进锐似精而去速,诃者似察而事烦,讦施似惠而无成,面从似忠而退违”;也有很多似非而是的现象,例如“大权似奸而有功,大智似愚而内明,博爱似虚而实厚,正言似讦而情忠”。由察似到明质,就像听讼办案,难度极大,“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得其实?故听言信貌,或失其真;诡情御反,或失其贤;贤否之察,实在所依”。

五、观其爱敬,以知通塞。所谓通塞,是通达和闭塞。人道的顶端是爱敬,《孝经》以爱为至德,以敬为要道。人的本质,如果有真诚的爱敬,则道德通达;如果缺乏爱敬,则邪恶滋生。就爱和敬的关系而言,爱不可少于敬,因为敬则拉开距离,爱则亲情相随。爱少于敬,能得到廉直之人的赞赏,但众人会敬而远之。爱多于敬,虽廉直之人不悦,但追随者可以死相报。有些行为,表面十分相似,但有爱无爱、有敬无敬,反映着截然相反的品质。

六、观其情机,以辨恕惑。人之情感有六机:喜、怨、恶、悦、婟(惜和恨)、妒。满足欲望则喜,不从所欲则怨,看到言过其实的行为则恶,看到别人谦逊居下则悦,触犯了自己的短处则婟,人长己短则妒。以喜而言,人情莫不欲遂其志,烈士乐于奋力建功,善士乐于政治清明,能士乐于拨乱反正,术士乐于计策之谋,辨士乐于展现言辞,贪者乐于积累财富,幸者乐于获得权势。实现了这些愿望就喜悦,实现不了这些愿望就怨恨。观察人要看到情感六机,君子待人接物,见他人之机行事,犯而不校,此即“恕”;小人则不能见他人之机,只要求他人顺己,此即“惑”。他人如犯小人之机,就会结怨成敌,所以,观察情机,就可区分君子小人,得知贤鄙之志。

七、观其所短,以知所长。偏材之人,皆有所短。察人不但要知其长,还要识其短。长短相倚,求其长必然容其短,拒其短则会失其长。“直之失也讦,刚之失也厉,和之失也懦,介之失也拘。”刚直不阿,必然攻讦他人,不攻讦奸佞,就不是直者。喜欢他的直,就不能讨厌他的讦。同理,喜欢刚正,就不能讨厌他的严厉;喜欢和顺,就不能讨厌他的懦弱;喜欢耿介,就不能讨厌他的迂阔。尤其要注意的是,人们都直接察人之长,而长者必然以短为表征,所以,观其短而知其长,要比仅仅察其长更准确。

八、观其聪明,以知所达。人的聪明程度,与其所具备的材质是相关的。仁义礼智信都同德相关,但作用不一样。“仁者德之基也,义者德之节也,礼者德之文也,信者德之固也,智者德之帅也。”智来自聪明,聪明就好像晚上的烛光,亮度越大,所照越远。勤学未必成材,成材未必通理,通理未必有智,有智未必达德。就对德的作用而言,仁义礼智信分别来看,则仁是根本;但合起来看,则智是关键。智出于明,以明率仁,则无不怀;以明率义,则无不胜;以明率理,则无不通。所以,明智程度是判断人之材质高低的关键。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3年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