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材能》、《利害》与任职得失  

2014-04-12 16:57:49|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刘劭在分析人材类型的基础上,进一步讨论了材与能的关系以及能与职的关系。他批驳了“人材有能大而不能小,犹函牛之鼎不可以烹鸡”的说法,认为小者不能大,但大者也能小。烹牛之鼎,当然也可以用来烹鸡。能治大郡,同样可以治小郡。用人的要点,不在大小之别,而在能力与职务是否相宜。

由此,刘劭指出,清节之材具备自任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冢宰,为国可以推行矫直之政。法家之材具备施法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司寇,为国可以推行公正之政。术家之材具备计策之能,在朝可以出任三孤(太傅、太师、太保),为国可以推行变革之政。智意之材具备人事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冢宰之佐,为国可以推行谐合之政。谴让之材(谴为谪问,让为责讽)具备监督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司寇之佐,为国可以推行督责之政。伎俩之材具备权奇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司空,为国可以推行工艺之政。臧否之材具备司察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师氏之佐,为国可以推行刻削之政。豪杰之材具备威猛之能,在朝可以出任将帅,为国可以推行严厉之政。

使用偏材,需要注意偏材的得失。官职有分工,偏材可胜任,但治国需平衡,偏材需组合。以五味谐合为例,偏材具备的是一味之美,一官之任是“以一味协五味”,而一国之政是“以无味和五味”。

对于各种材质的能和不能,刘劭指出,有所能就必然有所不能,长与短必然相随。君主用人,一定要做到量能授官,根据不同材质,分辨官职的相宜与不宜。“王化之政,宜于统大,以之治小则迂。辨护之政,宜于治烦,以之治易则无易。策术之政,宜于治难,以之治平则无奇。矫抗之政,宜于治侈,以之治弊则残。谐和之政,宜于治新,以之治旧则虚。公刻之政,宜于纠奸,以之治边则失众。威猛之政,宜于讨乱,以之治善则暴。伎俩之政,宜于治富,以之治贫则劳而下困。故量能授官,不可不审也。”

刘劭指出,不同类型的人材,在未用之前和既用之后有不同的表现,会得到不同的评价。大体上,清节家由于其德行卓著,未达之时能得到众人推举,已达之后能得到众人敬重。其功效在于激浊扬清,垂范僚友;其事业没有弊端而显达,所以为世之所贵。法家由于依赖制度,未达之时会遭到众人之忌,试用之时会带来上下之惮,其功效在于立法成治,其弊端是被枉法者仇雠,所以往往功大而不得善终。术家依赖于思谋,未达之时往往人所不识,其功效在于运筹通变,所以有时埋没而不显。智意的本质是术家,但不忤众意,未达之时能为众人所容,已达之后也能得到上司宠爱,其功效在于赞襄计谋,其蔽端在于知进不知退,所以有的会先利而后害。臧否的本质是清节,未达之时就能为众人所识,已达之后为众人称道,其功效在于变察是非,其蔽端是受俗众诋诃,所以有的会先得人心而后失众意。伎俩的本质是法家,未达之时会为众人所异,已达之后可为官府所任,其功效在于理烦纠邪,其蔽端是民劳而下困,所以其治理逐末而不求本。辨析其中的利害节窍,可使人事相适。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3年月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