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空城计”的管理启迪  

2013-07-18 15:56:14|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空城计”的故事,因为《三国演义》一书的流传而广为人知,由此衍生的京剧“失空斩”更加脍炙人口,只要是票友都会唱上两句。但是,关于空城计的争论也一直存在。学界公认,根据各种史料,诸葛亮采用空城计的故事纯属小说家言,子虚乌有。

然而,仅仅说诸葛亮没有用过空城计,并不能平息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好奇。尤其是《三十六计》中,把“空城计”列在第三十二种,称:“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前人为《三十六计》所加按语中,举出唐代张守珪守瓜州、北齐祖珽守北徐州之例,作为空城计的实证。由此,人们不难会得出结论:诸葛亮没有用过空城计,不等于空城计就不能成立。张守珪、祖珽不是用过吗?如果空城计无用,古人为何要把它列入三十六计?再进一步,对三十六计到底应该如何评判?管理中能不能走三十六计的套路?易中天在“品三国”时,声称虽然诸葛亮没有使用过空城计,但曹操使用过,从而又在社会上增加了许多点评和争论。

首先,我们从经验层面看看空城计能否成立?从《唐书》的记载看,张守珪守瓜州的空城计确有其事,而《北齐书》记载的祖珽守北徐州就很难算是空城计(更确切地说祖珽的策略不过是一次伏击而已)。更符合空城计性质的,是南北朝时济南太守萧承之守对抗北魏的故事。这个事例钱锺书在《管锥编》中引用过。《资治通鉴》是这样记载的:

“魏兵攻济南,济南太守武进萧承之帅数百人拒之。魏众大集,承之使偃兵,开城门。众曰:‘贼众我寡,奈何轻敌之甚!’承之曰:‘今悬守穷城,事已危急;若复示弱,必为所屠,唯当见强以待之耳。’魏人疑有伏兵,遂引去。”

显然,萧承之的举措,是典型的空城计。如果我们以“虚者虚之”来衡量,把那些真正设伏的、诱敌的,或者先用计而后坚守(即先虚后实)的事例统统排除在有效的空城计之外,那么,空城计还是存在的。哪怕只有萧承之这么一例(实际远不止这一例),也可以使空城计得到经验支持。所以,空城计作为一种计谋,可用而且能用。

其次,我们更需要辨析,空城计如果可用,由谁来用?尽管资料不齐全,信息不完备,但我们大致可以判断,空城计属于小概率事件。历史上的攻城守城案例多得数不清,但空城计案例寥寥无几,这起码说明空城计不属于常用计谋。对于小概率事件,管理者应该重视,但更要谨慎。比尔·盖茨当年退学后创办了微软公司,但如果某个决策者提出大学生都应该向盖茨学习,号召大家退学创业,我们只能说这个决策者脑子有毛病。当然,不同角色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会有角色差别。对于以创新为己任的企业家来说,更为关注盖茨是正常的;但对于常规管理的学校经理人来说,应当更为关注学生的正常学业。这是角色差异,而不是智力差异。所以,职业经理人的决策,一般不能采用空城计方案;而企业家从创新出发,偶尔不妨一试。克里斯滕森提出的“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就是对这一问题的逻辑解释。我们不妨假设一下,一个企业的技术开发负责人,脑子里不断冒出新想法是很自然的,他的新想法有可能会使企业的正常运作被打乱甚至被颠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从事实务的管理者可能对此牢骚不断),哪怕他有着“抽风”“神经”的绰号,实际上也无伤大雅。然而,他的这种“抽风”举措,能够付诸实践的十分有限,少之又少。否则,企业将无法运营。反过来,各级经理人(尤其是中层),决不能有任何稀奇古怪的“抽风”举措,必须做到循规蹈矩,但对创新发明者要能理解,并大度容忍他们对秩序的干扰。这两类角色之间有点摩擦实属正常,只要不是水火不容,反而可以形成良性制约。这些年,我们的各种组织似乎创新不断,有些已经变成了折腾,恐怕与大量经理人争当创新者有关。而我们真正需要创新的领域却走向山寨,最应该创新的科研工作者,学会了论文制造模式就开始流水线生产,恐怕正是相关制度把思想者变成了学舌鹦鹉。管理中的角色错位问题,值得学界认真研究,起码应该看到“出奇”和“守正”的角色差异,何况是“奇而复奇”的空城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空城计的实施需要什么外在条件?回到张守珪和萧承之的事例,我们不难发现,即便在这样的小概率事件中,也有某种共同性。张守珪面对的是吐蕃,萧承之面对的是鲜卑,他们都属于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对农业民族的冲突有个特征,即不以攻城掠地为目的。对于他们来说,打仗是为了抢掠,而不是为了永久占领。所以,面对城池,能打下来就打,打不下来换一个地方照样能实现目的。如果防守坚固,进攻的损失惨重,即便打下来也不划算。而在冷兵器时代,城池是抵御马队的有效工事。除非有特殊的政治需要和军事需要,游牧民族一般不会在进攻城池上支付巨大成本。正是这种心理,使张守珪和萧承之具备了实施空城计的可能。而诸葛亮的空城计之所以不可能,就在于街亭和列柳城是司马懿的必得之地,由此波及到西城必失——管你空城不空城,都是曹魏要永久占领的。

以此推论,空城计在古代军事上是小概率事件,但在当代却可以滋生出它的变种。一旦进攻者可占可不占,就可能出现虚张声势的空城。社会只需要论文而不需要学术时,有的论文就会在城头支起架势以掩盖城中无兵;政府只需要产值而不需要生活时,有的民生工程就会变成政绩工程;企业只需要钱财而不需要服务时,有的产品就会出现假冒伪劣。这些,已经超出空城计的范畴,变成了另一种“实城”。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3年4月


“空城计”的管理启迪 - 刘文瑞 -               刘文瑞的博客
 注:博克管理员插图,图片来自百度。
  评论这张
 
阅读(16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