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大运河的是是非非  

2012-05-10 09:16:10|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大运河是中国历史上的著名工程,修建大运河的隋炀帝也为此背上了千古骂名。从唐朝至今,如何评价大运河,一直是一个历史焦点。纵观古今史册,关于隋炀帝开运河的评价尽管很多,但对运河的历史功绩大都是高度肯定的。一说起大运河,往往以“南北大动脉”来形容,尤其是谈到大运河在建成以后的作用时,几乎全是赞扬之词。因为大运河的客观功绩,为隋炀帝鸣冤叫屈的文章也不在少数。即便是批评隋炀帝者,也往往是从滥用民力、征发过度、劳民伤财、好大喜功等角度分析,对大运河本身并不否定。可以说,这些评价都有自己的道理,也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客观事实。但是,总在某些方面似乎不大对头。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很容易计算出大运河的客观功效来,而且可以从多个角度算账。例如,运河通航后,南北物流总量的增加,水运和陆运相比运输成本的下降,运河对沿途城市发展的带动,等等。毫无疑问,这些方面都有可观的收益,而且还有显著的后续效应。直到今天,运河的南半段还在发挥作用。中国古代的历史资料中缺乏系统性的数据统计,如果有数据系统,用量化方式表达出运河的历史成就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肯定大运河的历史功绩,几乎已经铁板钉钉。

问题在于,历史账能不能这样算?运河带来的物流量肯定是客观存在的,经济学家或者数学家的长处,是能够把这种物流量算得清清楚楚,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那么,量化处理就是小菜一碟。但是,这种量化分析的不足,是缺少对研究对象的质性判断前提。就以京杭大运河而言,首先需要弄清楚的,不是它有没有流量以及流量多大,而是先要弄清它是供应养料的“动脉”还是抽取资源的“吸管”?中国古代的城市尤其是大型城市,同西方中世纪形成的自治城市在性质上大不相同。中国传统的城市,是靠广大农村供养的统治中心,而西方中世纪的城市,是制约国王和诸侯权力的自治主体,所以才留下一句名言“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在中国古代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城市通向农村的交通越发达,农村被城市盘剥得越彻底,近代以前这种状况基本没有多大变化。而在欧洲,自治城市越发达,国王和诸侯的日子就越不好过。在中国古代统治者的权力缺乏规制的情况下,像修建运河这样在当今看来明显对经济发展有利的交通手段,在当时的情况下究竟是推动了经济的发展,还是加速了地方的凋敝,需要有更多的研究角度和全面的论证方法。起码有一点是无疑的,运河极大地扩展了城市通向农村的触手。有些学者及其研究成果的不足,在于过分看重运河的流量,而忽视了它的财富吸管性质,从而使其结论经不起质疑。

更重要的是,绝不能以今度古,把今日的概念下意识地套用到对古代事物的意义判断上。今天我们说“要致富,先修路”,在古代可能修路反而加剧贫穷。常常有些人强调,秦始皇时期在全国修建的驰道改善了当时的交通,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驰道是“官道”,基本用于公务出行和军队调动,同民间几乎无关(后来的官道才对民间开放),所以它只具有强化统治的意义而没有社会进步的意义。再如,今天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地方政府组织干部下乡以推动基层经济发展,然而在古代,“干部下乡”恰恰是祸害乡里、鱼肉百姓的渊源。所以,明清时期,知州知县的一个重要管理方式,就是严禁吏胥下乡,防其扰民,只是在确有必要的情况下由长官发签才可下乡。《名公书判清明集》中,就有多篇公告和判例禁止公人下乡。原因其实很简单:“巡尉下乡,一行吏卒动是三五十人,逐日食用何所从来,不过取之于百姓而已。所过之处,鸡犬皆空,无异盗贼,况有出于鸡犬之外者乎?”所以,禁止下乡等于保护农民不受侵害。如果有人看到古代某州县公人大批下乡,就断定这一举措属于勤政爱民,肯定能够推进农村建设,岂不成了笑话?

推而广之,即便是今天,同样是流量数据,类似于是“动脉”还是“吸管”的判断逻辑,依然十分重要。运河的开启,首先要弄清楚是推动了经济繁荣,还是方便了花石纲。交通以外的公务商务,都有类似问题。上世纪80年代在全国普遍进行的“地改市”,其目的之一就是利用中心城市的优势带动周边农村县区的城镇化,但在实施过程中,有些地方反而出现了周边县区要为中心城市输血以加快城市建设的现象,“大树进城”就是表现之一。在企业经营中,数据显示明明是“金牛”,但其实际效果却恰恰是“瘦狗”的现象屡见不鲜。克里斯滕森所说的“破坏性创新”,究其本质而言,不过是把常人眼里的“金牛”看作未来的“瘦狗”而已。对于现实经营来说,我们更需要提防的是那些“瘦狗”在当下打肿脸充胖子装“金牛”。没有破坏性创新,你可能没有将来;而在眼下发生动脉和吸管、金牛和瘦狗的误判,你现在就过不去。产品如此,管理措施也如此。行为主义心理学家斯金纳曾经以充分的证据告诉人们,彻夜啼哭不止的儿童,往往把年轻的母亲折腾得苦不堪言,然而当母亲的却没有意识到,正是她照看孩子的方式,给孩子的哭闹提供了正强化。儿童的哭闹,毫无例外都是母亲(或者保姆)自己培养出来的。我们有大量的企业家和经理人,往往以消除孩子哭闹的主观愿望,实际从事着引发孩子哭闹的工作;自以为培育的产品是金牛,实际本来就是瘦狗;认定了某一渠道是动脉,结果却不过是吸管。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2年伍月号

大运河的是是非非 - 刘文瑞 -               刘文瑞的博客

 注:博克管理员配图,图片来自百度。


  评论这张
 
阅读(19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