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关于取消陕O车牌的讨论  

2010-08-28 08:53:3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说明:8月24日,本人受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 《秦风热线》节目之邀,在线讨论陕O车牌取消问题,由于是直播,还有同去的另一位嘉宾发言,所以,有些话不能说全。为这次对话准备的文字稿如下,现贴出以表明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问题是电台提出的,题下的文字是本人的看法。

 

1.最近,有关陕西年底前将取消“陕O”车牌的消息引来各界关注。对这个消息,您怎么看?

关于取消陕O,它说明了三点:1.政府在改善自身形象、整治特权方面,试图有较大动作,尤其是在影响面广、群众反映大的事项上有所突破。2.陕O的负面影响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程度,公权异化问题的整治越来越成为民众关注的对象。所谓不受制约的权力会产生腐败,不仅仅贪污腐化,而且也包括权力强暴,可能更重要的是权力强暴问题。阿克顿勋爵的名言,实际上是对防范公权力强暴的警示。3.对于这一措施的效果,需要有后续措施保证和推进,否则就会一阵风。

 

2.这条消息的背后,给我们传递了一个什么样的消息?

从地方政府治理的角度看,应当对公权力进行全方位的综合治理。这种治理,需要从看得见摸得着的具体事项入手。O牌车是其中之一。我不是政府官员,只能做推论:假设政府是有目的有计划的下决心约束公权力,那么,这将是一个切入点;假设政府只是为了造声势表姿态,那么,这将很快过去,甚至有可能适得其反。因为民众的期望不能得到满足,有可能带来更大的不满。在这两种假设后,希望决策者记住一句话:取消O车易,治理特权难。

 

3.目前湖南、浙江等其他省市也有取消“O”号段车牌,对此两位专家了解吗?

河南省是8月初取消的,其他省份我估计也会跟进。这件事对于政府来说,是一个不太费劲又能得到民意支持的事,所以我估计会推广开来。当然,所谓不费劲是相对而言,指与惩治贪污受贿、打黑除恶、解决信访难题等等相比而言。但是也有难度,具体负责这件事的政府官员听到这里会说,专家是站着说话腰不疼,要把原来的这些O牌清理更换,难度还是相当大的。所以,后续措施更重要。

 

4.“陕O”号牌是民用车辆牌照的公安号段。这个号牌有什么特别吗?为什么很多人把它看作特权号?

O牌本意是给执行公务的警用车辆一定特权。对于特权两个字,有许多人反感,但是,为了公共利益,某些特权是必须要有的,比如救护车、消防车、警车在执行任务时可以逆行,可以闯红灯,可以在不危及他人生命财产安全时违规。这是人们理解的,也是社会接受的。所以,制式警车(不是O牌,而是警牌)、消防车、救护车等等,老百姓并不反感。当救护车打着铃闯红灯时,没有人会指责它违章。

问题在于,O牌车不是警牌车,所以,它是否执行公务,民众是有怀疑的(拉警笛亮警灯并不能消除民众的疑虑,当然,即便是制式警车,滥用特权也会引起民众反感)。现实中更多的O牌车实际上是在滥用公务特权。公务特权不可怕,可怕的是滥用特权。尤其是许多政府机关的非警用车辆也都挂O牌。10年前,西安就流传一句民谣:“自从有了T,交通就拥挤;自从有了O(蛋),交通就混乱;自从有了U,警察算个球。”就是民众对车牌的一种直观认知。

 

5.为什么不少人提及“陕O”号牌会认为它有特权,群众对此反映强烈。看看我们身边“陕O”车存在的问题有哪些?

现实中的陕O车,往往会狐假虎威,不适当地把公务特权扩大化。比如,在道路上违法违规行驶(交警一般对这种车轻微违章不管),占道停车不受处罚,部分车会免收过路过桥费,在收费停车场不交费等等。

群众反感O车,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O车违章不受处罚,而其他车要受处罚,这就引发不公感,凭什么罚我不罚你?二是在路上横行霸道,这种事例多了,开O牌车的,多少都有点上了路我是老大的心理,有的甚至还把引起其他司机和行人侧目而视当作自己显摆的本事,仿佛不如此就显示不出自己的特殊来。也就是说,公务特权在O车上异化为身份特权、等级特权了。

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2010年4月24号套牌陕O01696的奔驰越野车在西安市西华门十字碾压女交警的事。说实话,公众对这件事的愤慨,与其说是同情女交警,不如说是发泄对陕O的不满。

 

6.取消了“陕O”号牌,警用车辆及一些有关的公务车辆怎么标识?

怎么标示公务车不是问题,即使继续使用“陕O”车牌,也不是大问题,号牌仅仅是个标志。问题在于怎么阻止公权力的滥用。不管哪个国家,都有特权车,但特权的使用只能在执行紧急公务时才拥有,而且这些特权是法律赋予的。最根本的是,这种特权是公务所需,而不是身份和等级的表示。

法律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和工程修理车等在使用警灯和警笛执行公务时,其他车辆必须让道。但是,特权仅仅限于保障公务。而其他车辆,包括高官专车,必须遵守交通规则,照章行车。所以,中国的特殊车辆管理,归根结底在于确保公务的履行,而不是确保身份等级的表达,美国的黄色校车是有特权的,总统坐车也要给它让道,但校车并不表示身份。

另外,真正执行公务的制式警车以及消防车救护车等等,民众并不反感。反感O车,在于这种车十有八九不是执行紧急公务。而且这种狐假虎威的车多了,真正的“虎威”会受到严重伤害。例如,有的司机就是不给鸣警笛的车让道,理由就很有可能是“你不是真正在执行公务”。

 

7.有人认为对于“陕O”号牌,关键是专牌专用,加强管理。现在,老百姓对“陕O”号牌车辆意见大,主要问题症结出在哪里?是监管不严,还是另有原因?

    老百姓的意见大,原因在于陕O车牌号往往不是为公务而配置,更多地是为身份而配置。比如,许多非公安机关的政府部门,也配有O车。马路上的O车,有几辆是真正的警车?这个比例很值得追究。一个县的局科办委,往往都有O车,甚至在一些官员心目中,把能够挂上O牌看作自己的权力象征。百姓反感的,是公权滥用。

至于专牌专用,道理是无可厚非的,但现实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真正执行警务的车,实际上往往不是O    牌,而是警牌。所以,陕O(包括全国所有的O车),当初设置这一号段的初衷,就很有可能不是为了公务,而是为了“上下有别”、“官民有别”,这是问题的根源。按照官方的说法,当初设置O牌车,就是公车号牌民用化的举措。那么,既然是民用化,为什么不同其他民用号段混用?为什么不规定同其他民用号段一样的监管措施?陕O的症结,不是监管不严,而是牌照管理中的等级观念。只有用公务观念取代等级观念,这个问题才能中根本上解决。否则,换个号段,这个问题依然存在。即便没有O牌,那些小牌号车,比O牌更牛,怎么管?

 

8.有人认为,“陕O”车号牌不应该取消,因为,它的存在和出现对老百姓而言会有一种安全感,对犯罪分子也是一种震慑!对此,您怎么看?

我不这样看。依我个人的感受,我觉得,看见街上速度很低的警用电瓶巡逻车,要比看见陕O更有安全感。说O车能震慑犯罪的人,恐怕不是普通人。普通民众凭借常识,不会这样认为。说O车能震慑犯罪,能使百姓感到安全,就像说古代县官出行时前面的“肃静”“回避”牌能够关爱百姓一样荒唐。如果北京长安街上的迎宾车队能够使老百姓感到安全,上面这种说法才能成立。

 

9.有人觉得,由于以前“陕O”号牌监管不到位,其中还有不少的人情号牌,这就导致了部分人的享有特权,加之,当前存在的部分“陕O”号牌车辆横冲直撞,行为不检点。所以,应该取消,您觉得呢?

这涉及到陕O设置的本意。如果这个号段本来就是给车辆区分身份等级的,那么,就不要责怪享有这个车牌的人显摆自己的身份等级。O车的司机本身是否检点是个公共道德问题,如何管理这个号段是制度和法律问题。当然,制度和法律与道德是有关系的,某种法律如果不能培育良风美俗,我们就可以说这个法律是恶法。所以,这个问题是两个逻辑:一个是司机的检点与否,一个是制度的合理与否。如果制度不合理,个人检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制度的副作用,但效果甚微(如海瑞)。制度本身也有一个打架问题,O车本身如果是用来标志特权的,加强监管就要削弱这种特权,这种监管能奏效吗?

 

10.有“陕O”号牌存在,便于监督,一旦取消了,老百姓怎么对警风警纪监督?

说陕O便于群众监督,同说群众看见O车就有安全感一样荒唐。平心而论,百姓监督警风警纪,难道是靠O车标识?如果警察执行公务,那么不管他是否开O车,都会有明确标识的。如果警察没有执行公务,那么,我们只要求他遵守一个普通公民一样的公德就足够了,用不着要求他是圣人。难道有了O车标识,监督部门的管理会比一般民用号段更严?在不执行公务期间,老百姓认识不认识你是警察有何关系?

在这里,我很同情交警,O牌车违章,你是管还是不管?管,有可能是给自己找麻烦;不管,有违自己的职守。警察尚且如此,你说O牌便于群众监督,岂不是笑话!

听到一个朋友说,他去澳大利亚,约一个警察朋友吃饭,尽管已经到了时间,警察宁肯误点也要坚持换了便装才出来。这对于我们那些明明不当班也要用一身老虎皮吓唬别人的警员来说,正是一种鲜明对照。

 

11.到底是取消还是加强对号牌使用的监管力度。两位专家说说你们的意见。

   取消“陕O”号牌车的目的是为了制止这个号牌产生的公权力滥用现象,而且这种公权力滥用造成的民众反感越来越强烈,所以,我是赞成取消O牌的。

问题在于,“娜拉出走后会怎样”(借用易卜生剧本《玩偶之家》的说法)。我认为,取消O牌会有两个走向:一个走向是逐渐推开对公权力的整治约束,取消O牌只是约束公权力的一个具体举措,没有对公权力的约束,现代法治就会落空。另一个走向是公权力依旧,取消O牌变成一场讨好公众的作秀。当然,如果作秀一直做下去,也会变成真秀。但是如果特权车以其他方式卷土重来,那么,这种作秀只会积累出更多的反感。关键在于取消O牌的后续措施。

很多反感O车的人,不是真正抗拒特权本身,而是发泄自己不能享受这一特权的怨恨。如果我们做一个测验:先问一个问题:你是否赞成取消O牌?再来一个实地测验,给他一辆O牌车,看他在现实中是否不显摆而且更谨慎?我相信,有一定比例的人行为是矛盾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便把O换成Q,多个尾巴也无济于事。放着特权不用,会被人视为二傻子的。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很多人都批评是军阀搞坏了中国。有位历史学家蒋廷黻一语惊四座:不仅仅是军阀搞坏了中国,而是中国的土壤出军阀。真正要整治O牌车,必须着眼于整治公权力的滥用。

很多人都会引用“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国人往往把这种腐败理解为贪污腐化、公权私用。实际上,公权公用也会腐败,这就是权力的强暴。比如,很多引发群体事件的问题,往往不是贪污受贿,而是公权强暴。把公共权力关在笼子里,不仅意味着公权不能私用,而且意味着公权要服从民权。这是问题的根本。

如果我们还有不断的警车开道(外宾等正常需要除外),还有不断的二百五执法,那么,取消O牌还会出现Q牌。就像灾难中让谁先走的问题一样,如果新闻联播中前十分钟总是“领导很忙”,那么,现实中遇到灾难肯定是“让领导先走”。如果“官大一级压死人”依然是官场常态,那么,把父母官换成公仆、把O车换成Q车还是照旧。如果领导人在听到不合自己想法的意见时大手一挥说“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不是你说的那样”,那么,即便这个领导人不贪腐,两袖清风,依然是公权力强暴。真正这种公权力强暴,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5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