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组织与决策  

2010-08-26 09:27:08|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艳萍

 

每个人的一生都要在组织中度过,组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世纪初,管理学家们就对组织问题进行过研究,尤其是马克斯·韦伯的“理解社会学”,奠定了组织原理的基石。但是,直到1937年,古立克在《组织理论笔记》中提出组织理论一词之后,各种有关组织的研究才有了统一的名称。

在当代组织理论中,马奇和西蒙的《组织》一书,占据了学术鳌首。他们把以前的组织理论,统统称之为“古典组织理论”。马奇认为,古典组织理论有两条发展线索,一条线索是从泰罗开始的科学管理,这种组织理论侧重于人力的生产功能,可称之为“生理的组织理论”;另一条线索是从法约尔到古立克的部门划分理论,这种组织理论侧重于组织结构研究,可称之为“行政管理理论”。

马奇从五个方面对古典组织理论进行了批判:(1)以古典组织理论为根据的动机假设不完整也不准确,人的动机要比古典组织理论限定的情况复杂得多;(2)古典组织理论在解释组织行为的局限性时,不重视组织内部利益冲突的作用;(3)古典组织理论没有考虑到人作为复杂的信息处理系统的局限性,组织成员不但会受到知识的限制和解决问题能力的限制,而且会受到自己的态度、目标和价值观的限制;(4)古典组织理论没有考虑到人的认知活动在任务识别、注意力分配和决策中的作用,所以,古典组织理论是外在控制型的,忽视了人的自治和自组织;(5)不重视程序设计,或者说是只重视生产过程而不重视思想过程,尤其是不重视人的认知过程和决策过程。

在批判古典组织理论的基础上,马奇从决策的角度,以西蒙的决策理论为基础,对这五个方面进行了修正,并构建了他的“组织行为模型”。但是,马奇对古典组织理论的批判,不是彻底否定,也不是更新式的淘汰,而是重视前人的基础,认为古典组织理论是组织行为理论的一小部分。有趣的是,马奇不像其他批评者那样(像我们常见的教科书所描述的),指斥泰罗制过分偏重科学,法约尔过分偏重经验,而是从另一个独到的角度,以谨慎的分析指出古典组织理论在逻辑上的不严密、缺乏经验数据验证等问题。科学管理把人视为依附于机器生产的工具,致使其对人的科学研究受到了很大限制;组织结构理论把人看作组织系统的既定因素而不是可变因素,脱离了组织行为研究的科学轨道。因此,马奇要补充组织理论中“人”的部分,而且是以抽象化的科学方式,即命题和概念的方式来补充。也就是说,马奇认为,古典组织理论需要在科学化程度上“与时俱进”,以便为组织研究提供更为切合实际、经得起证据检验的新解释。古典理论不是因为重视科学而忽视了人,而是因为不够科学而未能很好地研究人。因此,马奇的组织研究,是以人为中心,沿着科学化的道路对古典组织理论的扩展和修正。

马奇的组织理论,建立在三个命题基础之上:

命题一:组织成员天生是消极被动的工具,能够完成工作和接受命令,但不能主动行动和发挥影响(这一命题是对古典理论的继承和扩展)。

命题二:组织成员的态度、价值观与目标会影响组织,只有受到激励和诱导他们才会参与组织行为系统,组织目标与成员的个人目标并不完全一致,所以会产生冲突,这些冲突使权力支配、态度和士气成为理解组织行为的关键因素(这一命题是对人际关系理论的继承和扩展)。

命题三:组织成员是决策者,也是问题解决者,他们的决策方式和问题解决方式是理解组织行为的关键因素。

正是通过对这些命题的论证,马奇从人类动机、利益冲突、认知能力限制角度讨论组织理论。他的理论,虽然以正式组织为研究对象,但却放弃了等级制和部门化路径,而是以决策为中心展开。在决策上,马奇重视理性的作用,也全面吸收了西蒙提出的有限理性概念,但是,马奇比西蒙更进一步的地方,在于他不仅强调因果逻辑,而且强调相宜逻辑,在《组织》一书中,马奇依然偏重于因果逻辑,但到了《决策是如何产生的》一书,就偏重于相宜逻辑。这两种逻辑,都以有限理性为前提。

马奇认为,组织成员是决策者,也是问题解决者。贯穿马奇组织行为学说的核心概念就是决策,组织过程就是进行决策的过程。对于组织而言,有两个层次的决策至关重要:一是个体(如雇员、成员、支持者、经理、顾客、所有者)参与或离开组织的决策,以及他们决定参与的程度和投入多少干劲和热情的决策;二是如何管理组织业务,如何进行组织,设定的目标是什么,如何协调任务以实现目标,以及何时改变组织方向和结构的决策。可以说,组织行为的过程是个体决策和群体决策的交织。在组织行为模型中,马奇更强调因果逻辑,即个体或群体根据其偏好对备选方案的后果进行比较,从而选择更符合其偏好的决策。

“有限理性”的个体或群体进行决策时受其偏好和所处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并且这些因素都是不确定的、变化的,所以,马奇认为个体和群体在进行决策时会产生冲突。这种冲突有三种:个体冲突、组织冲突和组织间冲突。个体冲突指个体决策中产生的冲突,是个体自身存在的冲突,指组织成员自身处于矛盾之中,难以进行选择。马奇认为,个体冲突是由备选方案不能比较、备选方案不能接受或备选方案的后果不确定所引起的。组织环境和文化特征也是造成组织内部个体冲突的部分原因。组织冲突指组织内部的个体或群体冲突,是指组织成员的选择相互不一致。组织间冲突是指组织或群体之间的冲突,是本组织和其他组织的冲突。这三种冲突,对应的是微观的个体、中观的组织和宏观的社会。组织冲突大多是利益冲突,组织冲突会导致谈判和权力斗争等现象。而要实现组织目标,则要将个体冲突和群体冲突进行协调。马奇认为,组织就是偏好、信息、利益或知识相异的个体或群体之间协调行动的系统。

另外,不论是理性选择的决策还是遵循规则的决策,都强调理性在决策中的作用。一般人认为,按照有限理性的思想,人不可能掌握所有的备选方案,不可能分析清楚所有的因果关系,个人的偏好以及所遵循的规则也是不确定的、模糊的,这就决定了人们只能做出“满意决策”。马奇对有限理性和满意决策作了进一步发挥,强调程序的可变性。马奇指出,组织或组织中个人的行为通常都是由某种刺激物诱发的,如顾客订单或产品不合格等,不同的刺激物会引起个人或组织不同的反应。组织中重复经历过的刺激物所诱发的解决问题过程,经过决策者通过理性选择进行决策后,会形成一定的行为程序,这就大大简化[微软用户1] 决策者的搜寻和选择过程。重复经历的刺激物会诱发结构稳定的情境定义,包括反应程序的储存和从储存中搜寻出适当的具体反应程序。组织中的大部分行为,都是由这种行为程序控制的,组织个体的活动越程序化,其行为越可预期,这是组织形成稳定结构的基础。

但是,程序并不是完全“刚性”的,因为组织的“情境模型”是变化的、不确定的,所以在多数情况下,组织会进行程序修改。程序修改大多是通过对已有程序储存的重新组合实现的。如果刺激物相对新颖,它所诱发的问题解决活动首先不是指向目标的实现,而是指向情境定义的构造,接着是开发出一个或多个适当的行为程序。一般来说,行为程序是依据既定情境下的过去经验和对未来的预期形成的。当设计和开发出以前没有的新的行为程序时,创新就成为组织储存的一部分。

马奇强调,理性并不一定保证明智。所谓理性,是假定人们的行为是有原因的,而不是保证人们一定会选择最佳行动。从有限理性出发,马奇强调,决策并不仅仅是选择,它实际上是一种注意力和搜寻理论,注意力是一种稀缺资源,因为决策者不可能同时关注所有的目标、备选方案及其后果,注意力的配置影响信息,从而影响决策,所以组织可以通过影响注意力的环境及其配置方式来影响决策。

在理论分析和经验观察相结合的基础上,马奇通过建立丰富的模型,以及用数学化的表达方式分析讨论了各种关键因素与组织的关系,描述了促进组织及其成员共同生存的协作冲突、资源调度和行动协调的微妙变化。由此,形成了一个试图把人文因素和数理分析有机结合起来、把抽象推理和经验描述有机结合起来的组织理论框架。世界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变化,马奇和西蒙提出的组织理论模型依然稳固,而且可以不断吸纳新的经验材料,这正是马奇组织理论的价值所在。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0年柒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