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柯林斯和管理时尚  

2010-07-05 09:00:26|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在管理领域,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种时尚,给管理实践带来流行色。这种管理时尚的流行时间有长有短,但终究会过时而不再被人们提起。一旦这种时尚被固定下来变成一种挥之不去的习惯,那就不再是时尚,而是变成了管理大厦的基石。正因为时尚会过时,所以,在企业经营实践和管理学术研究中,对待时尚的态度泾渭分明。在实践界和咨询界,通常都会追着时尚走,跟不上时尚,就会在现实中落伍,引领时尚更是一种荣耀。而在学术界,则会有意识地避开时尚(对策研究例外),因为绝大多数时尚经不起时间考验,不能支撑起稳定的理论。即便以时尚为研究对象,学术的本质也是寻求非时尚的解释和理解。当然,有些实践者能够从不断变化的现实中提炼出具有恒久解释力的学说(如管理学奠基人法约尔),有些理论家也能够根据学术研究的成果设计出引领潮流的新时尚(如第五项修炼倡导者圣吉)。在管理学的发展中,追逐时尚和学术研究实际上是互动的。柯林斯的管理思想,可以看作是这种互动的一个代表。

柯林斯的著作,尽管在现实中影响非凡,但在学术界不乏批评。从严格的理论意义上来说,柯林斯提出的“基业长青”和“从优秀到卓越”,确实有不少学术上的瑕疵和漏洞。不少文章指出了柯林斯两本畅销书中的逻辑谬误和解释偏差,严厉一点的,把基业长青看作不切实际的乌托邦甚至比作摇头丸。但是,这些批评,都不能否定柯林斯思想的时尚性。

确实,有生必有死,把企业喻为生命体,追求长青,就同秦皇汉武追求长生不老一样近于荒诞。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注意,把Built to last翻译为“基业长青”,本身就是用秦皇汉武来翻译拿破仑华盛顿,其中的扭曲一看便知,无需饶舌。当然,这种扭曲不算离谱,柯林斯自己也得承担一定责任。

平心而论,柯林斯的“基业长青”,从学术的角度看,几乎每页都能挑出毛病。就从他批评的第一个企业神话来看,他认为卓越的公司不是起源于卓越的构想,连他自己也承认有反证(18家高瞻远瞩的公司有3家例外)。即便用概率解释,那么也存在样本的选取问题;即便样本选择无问题,还存在资料的选择问题;即便资料选择无问题,还存在资料的解释问题……如此推论下去,对他20万字的著作,写出200万字的批评也不为过。例如,凭什么相信沃尔玛的广告宣言就是它的核心价值?凭什么断定美国国父们制宪时的动机就那么纯高?如此等等。如果让擅长计算机式推论的西蒙来批判《基业长青》,恐怕会体无完肤。所以,说柯林斯的畅销书是时尚而不是学术比较恰当。所谓“从优秀到卓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尤其是因果关系上的问题,是“第5级经理人”引领着企业向卓越转变,还是企业的卓越造就了“第5级经理人”,这种英雄与时势的关系往往会见仁见智。柯林斯在这些问题上论证并不严谨,带着明显的有色眼镜,过多地选择适合证明自己观点的资料而缺乏自我批判。即便是从管理实践角度来看,柯林斯的有些观点也经不起推敲,比如,他关于报酬性激励不起作用的观点,充其量只在发达的高薪国家有局部说服力,而在发展中国家根本不是那回事。总体上看,柯林斯对“流行神话”的批判较为卖力,但却在用同样的批判性思维对待自己的观点上着力不多。所以,他在批判流行神话的同时又制造出新的神话,而这种神话则能够引发下一轮时尚。

但是,时尚并非毫无价值,而且并非只有商业价值。古代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后,掀起的信仰皈依潮流,很难说不是时尚,然而这种时尚最后积淀形成了中国佛教。现代西方的嬉皮士运动,更是确凿无疑的时尚,然而这种时尚促成了现代社会思想的解构与重构。从这一角度看,柯林斯的著作,在管理思想史上具有一席之地。

一本著作、一个观点、一种思想,不是看它提供了多少“正确”的东西,而是看它能够给人们带来多少启迪。“尽信书不如无书”的古训,不能作为不读书的借口,只能作为端正读书态度的起点。从这个角度看,柯林斯的书,要看怎样读。

就柯林斯极力打破的的12个企业神话而言,他强调卓越企业不一定起源于卓越的构想,不能理解为企业在创业时就不需要卓越的构想,而要看作当我们发现企业原来的构想不是那么卓越时应该如何应对。他指出卓越企业不需要魅力型领导者,更不能理解为倡导人人争当武大郎,而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并调整领导人和制度的关系。他主张企业不能以利润为首要指标,也不能轻易相信那种靠理念驱动而不是靠利润驱动的宣言,而是要我们看到利润背后的东西。尤其是他对“胆大包天”的冒险豪赌那种赞扬,你如果真的相信,十有八九会输得精光,需要引起思考的是我们对“为什么不敢冒险”的反思和追问。如此类推,我们才可以看出柯林斯的真正价值所在。同理,他的“从优秀到卓越”也需要这样读。

从柯林斯提供的启示而言,以下几个方面对管理学的发展是有裨益的:

首先,是“变与不变”的关系分析。脱离了具体的情境分析而奢谈变化或者讨论对某一信念的坚守,并不具有启迪意义,反而极易落入陈词滥调的窠臼。柯林斯自己的论证,在这方面有新意但无创建。他强调卓越的企业要做到核心理念的不变,其余皆可变。那么,完全可以反过来寻找证据,凡是不变的就属于公司核心理念的表现,而凡是变化的就不是核心理念,这就陷入了循环论证。尽管柯林斯自己并未跳出死循环,但这个问题值得学界思考。究竟在管理活动中坚守什么,改变什么,是经理人回避不开的问题。该变而坚守,就会落伍;该坚守而变,就会迷失。管理学研究中有相当多的内容,如组织学习、培育核心竞争力等等,都同“变与不变”有密切联系。对此,没有数理公式可以计算,没有模型方程可以求解,也没有适用于所有企业的抽象准则可以衡量。柯林斯给我们的启迪是,什么该变,什么不该变,没有人给出现成答案,需要我们从经验的积累和智性的感悟角度,根据具体的情境和企业的需要恰当选择。

其次,是生物学的“演化”比喻在管理学中的应用。柯林斯以达尔文革命作为他思想的样本,这是一个富有建设性的思路。我们不一定用《物种起源》作为管理学的教科书,但可以用演化的思维方式和来校正管理学的过度结构化偏失。学术研究一定要讲逻辑,而生物的进化、人类历史的发展,恰恰在某些地方是没有逻辑的。过多的必然性思维,会使人类的认识僵化。即便这种“没有逻辑”或者“没有必然性”不成立,那么我们现有的认知能力和认知水平也不足以发现世界上所有的逻辑关系,起码在我们对现实的理论解释中还存在着逻辑缺环或者空白。所以,演化比喻加上经验主义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使管理学更好地解释管理实践中周期性的新事象(novelty)和创造性,对管理实践的多样性形成更深刻的理解,在方法论上克服还原论和机械论的局限。

再次,是采纳柯林斯关于企业愿景的研究成果。他关于高瞻远瞩公司(visionary company)的大量论述,都是从企业愿景(business vision)出发的,这里不再赘述。现在,愿景这一概念,已经被管理学界普遍接受,表现出由时尚积淀为理论的趋势。由愿景析解出的核心价值观、核心目标等概念,也已经在学术共同体中被广泛应用。对愿景的深入研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丰富管理学的相关内容。

最后,是借鉴柯林斯的批判精神。柯林斯的著作,渗透着一种对传统的反思、质疑和批判意识,他的真正建树,与其说是提出了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不如说是塑造出一个批判性创造的思想攀岩者形象。这种批判精神,是学术生命力所在,离开了它,学术可能会走向精密,但却肯定会产生萎缩。学术可以反对粗犷,但是不能没有大气。而批判精神正是保持学术大气、形成学术开放氛围的支撑点,犹如武侠小说中说的精、气、神。至于柯林斯的具体观点,不过是武侠小说的招式而已,有些招式可能很精妙,但练不好评就会沦为花架子。如果用柯林斯的批判性思维对他提出的观点进行再批判,像武侠小说中说的“以无招胜有招”,后来居上,将会是促进管理学发展的一件趣事。

柯林斯作为一个管理时尚引领者,如果仅仅看到他的时尚而追逐他,充其量不过是追星族。一个歌星的崇拜者,不可能超越他的崇拜对象。而在他的时尚中发现可以转化为理论积淀的因素,就好比把歌星的某些旋律、某些气质发扬光大,这更符合柯林斯的本意。他攀登过的思想之岩,已经在管理学上留下了足迹,把这种足迹转化为企业面向未来热身训练的参考,才能实现管理学的真正拓展。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0年伍月号

 

“愿景”。愿景并不等于我们常说的理想。因为“vision”的意思,是你所看见的,而不只是你所想到的。是一幅图画,而不是一套理论。你看见了你所思想的,就叫做“愿景”。一种有确据的梦想。有未来的愿景,才会有眼下的愿意。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