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古立克和科学管理  

2010-06-10 17:19:29|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蕾  闻华

 

人们一般认为,卢瑟·古立克属于管理过程学派的代表人物,而往往不大了解他与科学管理的关系。事实上,古立克同科学管理之父泰罗以及他的追随者有着密切的交往。

就在古立克攻读博士学位并到纽约市政研究局兼职的时候,泰罗已经名闻遐迩。而古立克当时的上司克利夫兰是泰罗的好友。在市政研究局,古立克经常见到泰罗到克利夫兰办公室去探访。作为一名青年学生,古立克当时对泰罗的印象是“有点冷漠,有点权威和超然”。可能由于年龄的差别,古立克当时认为泰罗并不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但古立克承认,泰罗的分析问题方法使他们很受启发,尤其是泰罗在讲到真正的目标分析和动作的时间分析过程中,那种沉浸于其中并挥动秒表的神态,使古立克等年轻研究人员永远不会忘记。泰罗关于管理活动与生产过程中具体、详细、定量化的评论,给他们这些下一代学者留下了深深地印象。

在见到泰罗的同一时期,古立克还见到过吉尔布雷斯的夫人莉莲,并了解到与泰罗紧密相关的“最好办法”竟然来自于吉尔布雷斯,知道了吉尔布雷斯在动作研究中的贡献,还常常遇到甘特图表的发明者甘特。当时的纽约市政研究局,是科学管理群体经常光临的地方,按照古立克所言,这群科学管理的前辈与市政研究局关系密切,“在那段日子里,市政研究局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呼唤他们的天然的港湾”。

直到1987年,古立克还在他发表的《时间和公共管理》中说到了泰罗。他强调时间的意义:“历史就是时间,通过对美国历史中所发生的事件里的个人行为的研究,我对于时间越来越关注。”追根溯源,古立克指出,把时间这一要素引入公共管理研究,是从泰罗开始的。古立克回忆道:在1915年的某一天,泰罗来到纽约市政研究局的公共服务训练学校,给学生们介绍他有关时间和工厂作业中的工时研究思想。当泰罗讲话时,他总是拿出那块随身携带的秒表,并且强调说,我们在到达教室以后,开始演讲之前,脱掉雨衣花费的时间,实际上是一种浪费。要精确地核算时间,本来应该在进楼以后乘坐电梯的过程中,就可以脱掉雨衣。接着,他继续演示如何对办公室中的每一个动作,或者是对工厂产品装配线的每一步工作进行分析,对分解的基本动作和花费时间进行测量、标准化,并作为调整改进工作流程的依据。古立克对此感叹道:“泰罗是个激情的、富有创造性的人,也是一个真正的传教士。和泰罗接触之后,在以后的人生中我再没有遇到一个像他那样的人——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敏锐地关注时间。”

泰罗去世以后,其影响依然经久不衰。古立克在主持公共行政研究所时,就曾想方设法要把泰罗的科学管理原理从工商领域扩展到更为广泛的公共管理中去。有很多人认为,公共管理与企业管理不一样,在企业能够行得通的东西,在政府不一定能行得通。而古立克则坚定不移地相信,科学管理完全可以应用到政府中去,而且为此提出了不少前瞻性的提议。成立于1906年的纽约市政研究局以及由它演变而来的公共行政研究所,本来就是泰罗制催生的效率运动的产物。一直到1928年,古立克还强调,在公共部门推行科学管理,是“以能力取代无知,以专业人员取代非专业人员,以专家取代杂而不精者,以日益加剧的分部化和专业化取代华而不实,以素有训练的行政人员取代没有训练的新手”。

当时推广泰罗思想的,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协会,即1911年由泰罗的好友吉尔布雷斯创立的管理科学促进会(Society to Promote the Science of Management)。1915年泰罗去世后,这个协会改名为泰罗协会(Taylor Society)。1931年,泰罗协会的年会在纽约举行,主题是“公共行政:一块迫切需要科学管理的领域”。这次会议由古立克主持。在他发表的演讲中,对科学管理在公共管理中的地位提出了精到的见解。

古立克认为,对于美国而言,政府的管理,不管是地方政府、州政府还是联邦政府,都要比企业管理困难得多。即便是像美国钢铁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通用电器公司这样的大企业,其管理难度也不能同政府相比。这不仅仅是规模大小问题,而是规模以外的因素造成的。政府管理与企业不同之处有五个方面:(1)在政府中,我们有广为人知的“政治”,在这种体制下,生产和服务都是统治者真正目标的副产品,他们的真正目标是就业、治安、专营管制以及选举募捐组织的维护等等;(2)在政府中,我们有民主,它的最佳状态是由多数人治理;(3)政府的环境和及其各个部门的业务范畴,比起任何工业组织都要更为复杂;(4)国家主权原则和地方自治原则,使得在政府领域的大范围的生产标准化几乎不可能;(5)政府的目的论迷宫,科学管理要求标准化要先于生产过程完成,如果你是制造铁轨、机动车,或者鞋子,这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当你要通过一个单独的组织处理街道、供水、排污、警察和消防、教育、娱乐、公用事业的监管,对大规模的个人行动进行监控,还有城市规划、税收、对经济力量的操纵,以及成千上万的其他的需要政府做的事或者需要政府监控的事时,这就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在所有这些领域中,在采取行动之前,必须通过民主渠道来确定相应的目的,而不是通过专权的简单方法和狭隘的管制手段来操作。

虽然有这么多的困难,但并不是说公共行政领域就不能采用科学管理,恰恰相反,古立克认为,科学管理在政府领域的应用比在工商企业的应用更加必要。事实上,比起工商业来说,政府部门的人员更多,职能更复杂,因而对科学管理的需求更迫切。更为重要的是,工商业处于竞争之中,而政府的每一个单位都是一个垄断部门,因此,它继承了垄断部门的所有弊病,最主要的弊病就是效率低下和管理不善,而且恶劣的服务也不会自动终结政府部门的生命。所以,研究科学管理在政府中的应用和推广,意义更为重大。

从整体来看,古立克的管理思想,同泰罗的科学管理有着高度的一致性,而且,由于古立克拥有公共管理部门的丰富经验,所以对在政府领域内推广科学管理更有发言权。这一点,深刻地影响了美国公共管理此后的发展。80年代以后美国兴起的“企业化政府”改革,可以在古立克那里找到源头。在管理学理论方面,古立克提出的POSDCORB与分部化原则,在框架上吸取了法约尔的学说,而在具体论证中明显具有泰罗式的推理风格,在内容上吸取了科学管理的许多观点。可以说,古立克很好地把泰罗与法约尔两人的思想融汇于一起,既立足于法约尔式的经验建构,又采取了泰罗式的理性方式。正是这一缘故,使古立克被人们看作古典管理理论的总结者。

 

发表于《管理学家》2010年肆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597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