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关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思考  

2010-04-26 03:20:20|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个人所得税,在今年两会期间再一次成为人大和政协两会的议题,关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讨论,也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点。据我看,这个问题明年依然会进入两会议题。事关民生,因此发表点民间议论不算过分,而且等于为明年的两会做个民间预演。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个人所得税,是税痛指数最敏感的税种。国家征税有多种征法,有些税,征收再狠,由于不是直接从民众的腰包里掏钱,所以那种割肉的疼痛感就要差许多,甚至会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痛。例如,唐代在安史之乱后,国家原有的河北税基大面积丧失,而平定叛乱又需要大把花钱。从百姓口袋直接掏,快捷固然快捷,但激起民变的概率也大大增加。所以,唐朝的理财高手第五琦采取一个办法——强化食盐国家专营。盐价猛增,但老百姓一年也吃不了几斤盐,十倍于常价的盐,使唐王朝缓解了财政的燃眉之急。此后,榷盐收入竟然占到唐朝财政总收入的半数,老百姓居然也能忍受。当然,这种办法会引发私盐贩子与朝廷的冲突,朝廷同私盐贩子展开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最终培育出了黄巢,但这是后话。就中唐时期的局势来看,谁不说第五琦的办法好?尽管有些老百姓买不起盐只好吃“白饭”,但这或许还更有利于健康也说不准。

而个人所得税,就像古代的人头税,那是直接从草民那儿刮取的,有些甚至可以说是从草民牙缝中盘剥的。所以,这一税种,历来被看作影响社会稳定的直接举措。所以,凡是开明的朝代,无一不想方设法尽可能减少人头税的征收。这一点,值得我们深思。

古代的话就说到这儿,作为一个引子。之所以要说说古代,是要告诉人们,正因为个人所得税的税痛指数最敏感,所以,这一税种,是最有可能成为宪政改革契机的。

个人所得税的性质很明确,作为国家公民,都有纳税义务。那么,该向哪些人征收个税?个人收入达到多少开始征收?严格意义上,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应该是个人收入在多少元以下属于免税范围,这就是“个税起征点”问题。

关于这个起征点,已经争论了好些年头了。争论归争论,征收归征收。不过,争论一番,也有利于说清道理。这不,今年两会上争论又开始了,有说维持二千元起征点的,有说提高到五千元起征点的,还有在其中偏高偏低折中的。说维持的,说提高到二千五百元的(这一提高是十分严格的物价指数变化推算出来的),都有他的道理,而说五千元的,更加振振有词,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实现总理说的“有尊严的生活”。

我有一个从事税务研究的朋友,以严密的学术逻辑,提出一个观点——个税起征点应当大幅度下调,以国家规定的贫困线为基准,凡是个人收入在贫困线以下者,符合免税的法定条件。而只要个人收入达到贫困线以上,那就失去了免税的理由,所以就应该征收个人所得税。不管我们对个税有多么大的反感,从逻辑上看,这个朋友的说法在理性思考的角度上是成立的。所以,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的限制,仅仅从公民的纳税义务方面看,达到脱贫,就具备了纳税的基本条件。那些主张提高起征点的朋友,先别急着开骂,请耐着性子再向下看。

在世界宪政史上,有一条著名的原则:“无代表不纳税。”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宪政的所有根基,都发源于这一原则。那么,我们就需要明确,确定起征点是末,而确定代表权是本。公民确实都有纳税的义务,但必须做到权利和义务的对应。假如公民没有任何权利,那么,对应的义务也就应该解除。

学过一点世界史,都知道美国独立战争的爆发经过。而美国独立的导火索,又是由于英国当局征收印花税引起的。说起来,当时的英国政府有点冤大头。因为早在中世纪晚期,无代表不纳税已经成为英国的惯例。国会就是为此开的,国会同国王的一切冲突也都是因此引起的。所以,英国国会一直有个传统,就是紧紧盯着国王的钱袋,始终以同意征税权作为同国王讨价还价的条件。那些在国会中没有代表的民众,就没有纳税的义务。殖民地在英国国会是没有议席的,所以,殖民地民众一直享受着免税待遇,英国政府只能在殖民地征收关税,而不能开征个税、流转税、国内交易税等等税种。这样以来,英国那些议员们不干了。论理,殖民地的高收入者也不算少,宗主国不能从殖民地的民众身上得到税收,而宗主国的民众却比殖民地的民众负担要重得多,心理上难免不平衡。于是,国会决定在殖民地开征印花税。没想到,这一决定,激起的反抗远远超出了英国国会的预料。

殖民地的的民众,把宗主国的这种做法看作横征暴敛。一说到横征暴敛这个词,我们往往会想到税负的重压。实际上如果查查史料就会发现,英国在北美开征的印花税,确实不算重,不过是每磅茶叶几个便士而已。但是,北美的居民,强调这就是横征暴敛,因为这没有经过殖民地人民的同意,是英国国会单方面强加在殖民地人民头上的。“横征暴敛”是指征税的是否具有强迫性和暴力性,而不是指税负是否过重。既然殖民地的民众在英国下院没有自己的代表,那么,就不该有这种税收。

以此推论,没有代表就不能征税,这是任何税收的底线。我们理应比资本主义国家更民主,更能体现公民意愿。所以,个人所得税的征收,首先应该讨论的不是起征点高低或者税负轻重,首先应该说清楚公民是否有代表。

我们的人大代表,正是在这一理由上,需要对个税进行讨论甚至表决。但是,我们看到人大代表的发言,往往是“我认为”起征点应该放在多少多少,而没有一个代表拿出自己的选民意见,没有自己选区的选民意见统计,没有自己联系了多少选民的说词,更没有进行过多少次谈话和意见征集等等资料。这就很有点问题了。如果我们的人大代表仅仅会说“我认为”,而说不出“我受选民的委托”,更说不出自己对选民意见的统计等等,那么,这还是人民代表吗?仅仅要听“我认为”的高论,那就不必要召开人大了,直接召开报告会不更好?如果说,那些讨论者并没有反映出选民意见,那么,首先在逻辑上选民拒绝交纳任何税收就是正当的,尚且谈不上税率税额和起征点高低的。当初梭罗宁愿入狱也不交税的理由,正是如此。

所以,在没有征求选民意见的情况下,个税起征点的讨论只能是个伪问题。只有当人大制度的改革上了轨道,每位代表都明确自己是哪个选区出来的,本选区的民众意见是什么,对相关税收有意见的民众能够无阻拦地找到自己选区的代表陈述自己的观点,这才有人大讨论个税起征点的前提。否则,变更选举办法,增加农民代表比例,都没有实际意义。附带说一句,我们有些人总以为,增加了农民代表,人大就有人为农民说话了。殊不知,如果没有选区制度做铺垫,再增加农民代表也是白搭。有些记者可能根本不是农民出身,却可以为农民说话;有些男人并没有改变性别,却是不折不扣的女权主义者。如果坚持出身决定论,不还是血统论?

从民众来看,关于个税起征点,肯定不会意见一律。假如一位代表所处的是个低收入社区,人均月收入不超过区区千元,就一般常情推测,这里的居民巴不得把起征点降低到一千二百元才好,因为降到一千二百元也征不到他头上。其他人群的税基大了,征收面宽了,对这一低收入人群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顶多沾不上光而已。然而,假如这位代表所处的是个高收入社区,人均月收入在万元以上,那么,这里的民意肯定是把起征点提得越高越好,道理不用多说。当然,一个社区可能收入不均,这就需要代表仔细工作,看看如何能反映出尽可能多数人的要求,以换取尽可能多的选票。最终的结果,由于代表的来源不一,所代表的人群不一,关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意见也肯定不一。这才是正常状态,那种意见高度一致,首先要怀疑这种一致是不是反映了选民的真实意思。到人大开会时,争争吵吵,互不相让,各自代表自己的选民说话,小民们看着这种争吵,自然主人翁意识立马提高。

要做到这一点,恐怕人大就要有一些相应的变化。这几年,关于人大的改革呼声日渐高涨。但笔者看来,不需要大动干戈。只要做到一点,就功德无量。这一点,就是每位代表发言时,做到口口声声离不开选民,而不要动辄“我认为”,更不要给百姓进行科普,动辄以“根据科学研究”发言。如果坚持“我以为”,那就不是人民代表发言,而是个人报告会;如果要进行科学研究,对不起,请你去竞选科学院院士。人大代表只能反映民意,至于这些民意科学不科学,不是代表需要关注的。提案质量高不高,只有一个衡量标准,就是符合民意的程度,而不是科学与学术,更不是代表的个人意见。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委屈我们的代表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征集选民意见上,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展示多民族服装的绚丽多彩上(我绝不歧视少数民族,十分欣赏各民族服装的不同风格,但这要以民族时装展览会的形式发布,而不希望在人大会议上看到)。同时,撤销会议的主席台,主席台难免会把会议搞成布置工作式的动员会,而不是民意表达会。只设发言席即可,旁边有个主持人的座位足够。如果能做到这些,人大何妨开它个两月三月。如果做不到这些,开三天都是浪费。这几年有种说法,要节约人大开会的经费。民众不见得不愿让人大花钱开会,他们追求的是性价比。如果压根儿没有反映选民意见,那么,花一块钱都是白花,打水漂都听不见响声。

当然,进行这样讨论的前提,是人大把征税、预算的权力彻底收回来。你讨论归讨论,财政部甚至税务总局就拍板了,这种讨论就没有意义了。有人可能担心,这样一来,难于取得一致意见怎么办?我们必须明确一个道理,民意总是有差别的,有时还会有尖锐的对立。要求民意一致,万众一心,只会走向极权。这在逻辑上十分清楚,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今人的实践都验证了这一点。假如意见一致,表决方式就可以彻底废除。所以,别害怕代表们会吵架,不同意见吵架很正常,不值得大惊小怪,人大在中国的作用就是要实现多元利益的均衡。当吵到一定程度,代表们当然就会想方寻找不吵架的途径,或者说吵得文雅一些的办法。这才会有议事规则的建立。如果没有切身利益牵动,建立起议事规则也没有用处。

由个税起征点的争论,进而会展开税率、征管方式等等的争论。最后,互相之间在争论中折中、让步,或者坚持,最后的方式就是表决。经过这样的争论和表决,起征点高也好,低也好,民众都得认账;税负税率重也好,轻也好,都是来自民意。没有这样的方式,在古代当然很正常,因为国家就是人家的,但在当代,尤其是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制度下,征税就是一种罪过。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31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