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略论孔茨的地位和贡献  

2009-10-20 20:14:52|  分类: 管理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对于孔茨所取得的学术地位,有些人可能迷惑不解——不就是编了一本影响大、流传广的教科书吗?如果说还有别的,不就是提出“丛林”一说引起了一场学术讨论吗?既没有以他命名的模型或公式,也没有独创的思想和观点,他的地位是怎么来的?就在他的同一时期,同西蒙、明茨伯格、阿吉里斯、戴明这些人比,孔茨似乎缺少自己的独创性,更不要说同德鲁克比了。刻薄一点,有可能认为孔茨是浪得虚名。如果了解一些学术评价规则,可能还会认为,孔茨的《管理理论的丛林》一文,尽管引用率极高,但仔细查查那些引用就会发现,多半是批评他的。这种“众矢之的”难道是学术上成功的标志?

不错,孔茨的主要贡献,就是在一本教科书和一场学术争论上面。这涉及到管理学的两个范式,一个是职能研究范式,一个是学派分析范式。

在学界广泛使用的范式(paradigm)这一概念,是科学哲学家库恩(Thomas Kuhn)提出来的。所谓范式,是指学术共同体进行科学研究的工具。包括术语体系、研究方法,乃至学术交流规则等等,都是范式的表现。在《科学革命的结构》、《必要的张力》等著作中,库恩提出了科学发展中完善范式和打破范式的两种不同方式。在他看来,科学的学术研究,首先是建立一个范式(如经典物理学中的牛顿体系),然后是不断以新的发现补充完善这个范式。这一时期的科学是常规性的。当新的发现在旧范式里容纳不下时,就开始寻求突破,这种突破不断积累,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提出了打破旧范式的任务,以新范式取而代之。这一时期的科学是革命性的。科学的发展既可以表现为对范式的补充和完善,又可以表现为对范式的打破和重建。

对于管理学来说,管理过程理论作为一种研究范式,是法约尔创立的。其后,这一范式得到管理学界的广泛认同。孔茨不是这一范式的创立者,但在这一范式的维护和发展中,孔茨的贡献最大。经过他的补充和改造,由他提出的五职能说,使法约尔范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完善。孔茨理顺了这一范式的内在逻辑关系,建立了这一范式同其他相关研究的沟通融合方式。最重要的是,通过孔茨的改造,这个范式克服了封闭化倾向,实现了全方位的开放(在早期,这个范式即便与同时代的泰罗也存在沟通障碍)。由此,法约尔范式通过管理职能的调整和变化,变成了可以容纳众多学派观点和方法的管理知识体系,真正奠定了它在整个管理学中的主流地位,同时也实现了它自身的稳定和发展。可以说,迄今还没有看到管理学界出现了打破这一范式的迹象。法约尔范式的后续生命力,正是孔茨赋予的。如果把法约尔比作管理学领域的孔子,那么孔茨就是管理学界的朱熹。仅仅这一点,他就不是浪得虚名。

管理学领域的学派分析方式,则毫无疑问是孔茨的《管理理论的丛林》一文所创立的。面对着众多的学术争论,如何在一派乱相中理出头绪,孔茨作出了表率。当然,他的《丛林》一文,不是无可指责,但是,这篇文章采用的学派分类方法和分类标准,却得到了管理学界最大限度的响应。而且孔茨所划分的学派类型,也得到了广泛的承认。所以,无论是支持他的学者,还是反对他的学者,毫无例外地都采用了他创立的学派分析术语,沿袭了他命名的学派名称,这正是学术范式成立的标志。如果说管理职能研究范式尚不属于创新而仅仅是一种调整式发展,那么管理学派分析范式的创始人非孔茨莫属,名至实归。

在一个学科领域,能够有一个范式上的创见就是很了不起的,孔茨一人涉及到两个范式,有发展,有新建,这样的学者,当然会在学科发展史上留下他的身影。

当然,孔茨的这两个范式,并不是十全十美,我们也不能苛求十全十美。但是,这两个范式,都存在较大的问题。而这两个范式的问题,恰恰又同管理学的属性、特点、发展趋势紧密相关。

首先,科学一词在现代使用极广,然而这并不表示没有歧义。管理学是不是科学,一直存在争论。而到底什么是科学,又牵涉到对管理学的认识。从比较广义的概念上看,多数人都认为管理学是一门科学,或者认为应该是一门科学。但是,就是这种广义,戴尔也不愿意承认,他宁可把管理学看作艺术而不愿看作科学。从比较狭义的概念来看,会有更多的人对管理学的科学属性感到迷茫。学界一直有人坚持,只有具有严密的逻辑实证体系的学科才是科学,更严格一点则会认为,只有具有数理表达体系的学科才是科学。马克思曾有一句对拉法格说过的名言;“一门科学,当它只有能够用数学方法表达的时候,它才是完美的。”用这一标准来衡量,管理学能否成为科学就大有疑问。在西蒙和孔茨的争论中,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承认管理学是科学。然而,西蒙的努力是使管理学向数学表达方向发展,孔茨则以广义概念认为经验知识积累也是科学。同是科学一词,两人使用的含义却大不一样。所以,孔茨的职能范式,尽管已经十分开放,但是,它只能接纳西蒙关于决策的思想、观点和方法研究,却不能接纳西蒙和马奇把组织与管理形式化符号化的数理研究。这同范式主导者的心胸开阔或者心胸狭小无关,而是这一范式本身不能容纳完全数理化的表达方式。孔茨强调数学不是管理学,就是这个意思。在对待霍桑实验开创的实验方式上,也有同类现象。职能范式可以采纳斯金纳的强化理论观点,却无法把斯金纳箱内发生的针对鸽子和白鼠的实验带进管理学领域。因此,这个范式会不会产生革命性变化,取决于管理学的发展中数理符号化程度和实验化程度。根据现有的研究来看,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孔茨的职能范式不大可能完成由经验性学科体系向逻辑实证性学科体系或数理学科体系的转变。所以,由它来包容整个管理学,也是不大可能的。

其次,在学派分析范式上,孔茨的出发点是实现管理过程学派的一统天下。这正是别人批评他的地方,也是这个范式最大的不足。孔茨对“丛林”的分类、概括、论证,都是相当有见地的,而这些也得到了学界的认同。但是他用管理过程理论来衡量和评价其他学派,就显示出了几分“霸气”。当然,孔茨遵循的不是“霸道”而是“王道”,同我们批评的某些“学霸”有霄壤之别。但即便是“王道”,哪怕是柏拉图设想的“哲学王”,也会使“草民”失去自己的权利。所以,不同学派对他的批驳甚至抨击是很自然的。不过,这一范式存在着较大的调整余地,放弃了“大一统”设想后,这个范式依然成立。所以,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丛林没有出现“王者”,各学派更加郁郁葱葱,但是“丛林”的范式却经受住了管理学共同体的考验,已经被大家所接受,而且还会沿用下去。

我们承认,孔茨有他的不足,但我们不能因为他没有实现统一管理学的夙愿,就无视他的建树。从范式角度看,孔茨作为管理大师当之无愧。

 

《管理学家》2009年玖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