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经理也是常人——有感于《办公室的故事》  

2009-01-20 22:45:21|  分类: 管理与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苏联电影《办公室的故事》,是梁赞诺夫导演的以爱情为主的轻喜剧。这部电影的男主人公叫诺瓦谢利采夫,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统计局公务员。中年谢顶,未老先衰,当年学生时代的翩翩风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才华横溢变成了唯唯诺诺,一门心思谋取轻工业处的处长职务。这并不说明已经离婚的他有事业追求或者雄心大志,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多挣几个钱以养活两个淘气包儿子。相比之下,女主人公,他的顶头上司柳德米娜是那种典型的女强人。这个男人婆式的女局长不苟言笑,性格高傲,精明强干,对部下不留情面,被别人背地叫做冷血动物。

常人一般会认为,诺瓦谢利采夫似乎很失败,而柳德米娜似乎很成功。但从生活的角度看,他们都是失败者。诺瓦谢利采夫的仕途不畅,生活窘迫,毫无疑问是失败者。但是如果追问一句:如果他的仕途顺利,能够当上处长甚至获得更高的官位,他能算是成功者?显然不是。柳德米娜尽管身为局长,但这只是仕途的成功而并非事业的成功,而且她为了仕途已经荒芜了自己的情感世界。这位局长不但个人生活不如意,而且从事业角度讲也存在很大问题。显然,这位女强人在同部下的沟通方面,在得到部下的支持方面,进而在她的命令被贯彻执行方面,都有一定障碍,甚至可以说很不成功。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时刻处在部下的白眼和反感之中的上司,能够真正把事业推向前进。所以,柳德米娜也有她的苦恼。

关于“成功”这个概念的理解,见仁见智。人们通常所说的成功,到底是什么含义值得琢磨。如果说,成功只是获取了某个令人羡慕的职位,比如当上局长,或者成为个什么老总等等,那么,这种所谓的成功,依然是名分上的成功,而不是事业上的成功。从事业上看,诺瓦谢利采夫和柳德米娜都没有取得成功,在一定意义上,两人的问题具有共同性,这就是生活与工作的分离。

个人生活琐事往往不值得提起,家长里短,鸡零狗碎。就像电影中的诺瓦谢利采夫那样,很有点“小市民”的味道。在常人眼里,家务琐事同事业发展是矛盾的。尤其是我们见多了那种为了事业发展而牺牲个人生活的报道,更使常人对这种矛盾深信不疑。比如,学习总是“刻苦”的,要以牺牲个人欢乐为代价;工作总是“神圣”的,必须战胜生活中的庸俗;事业总是“高尚”的,应当抛除情感对事业的影响。但且慢,有位管理学家费尔南多·巴图洛美(Fernando Bartolomé)提出,必须打破这种把日常生活与事业发展对立起来的观念。他强调经理也是常人,应当追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在他看来,一个人必须在生活上取得成功,而且生活的成功是事业成功的加油站和润滑剂。由此可见,从普通人的生活角度看经理,未尝不能得到新的启示。

成天研究管理的人,往往由于职业习惯,过多地关注组织运行而忽视了个人生活。实际上,组织是由形形色色的人组成的,那些表面上同组织目标毫不相干的个人问题,会无孔不入地渗透到组织运行之中。就像《办公室的故事》里的统计局,各种人员应有尽有,有专门追求时髦的女孩,有偷偷打量女同事的好色之徒,还有勾心斗角、流言蜚语的人际关系。即便是世界五百强,也不是由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组成的。说到底,组织是社会的缩影,管理同生活纠缠在一起,谁也别想把二者彻底分清。试图在组织与管理中把生活排除在外,几乎不可能。管理哲学家查尔斯·汉迪在他的《空雨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译本改名为《觉醒的年代》),指出了现代社会的九大悖谬。他以明尼波利斯的公园雕塑《无语》为喻,说明人是如何失去自我的。这个雕塑是一个铜铸的挺立的雨衣,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正如现代社会把人们都驱赶到职业竞技场上,为了财产失去智慧,为了工作失去生活,最终是为了成功失去自我。汉迪认为,管理的真正价值,在于复原空雨衣里面应该存在的“人”。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他最钟情的著作《旁观者》,压根儿不提经营与管理,而是写出了真实的活生生的人。他笔下的“奶奶”、小学教师、纳粹分子和知识懦夫等等,包括很有名的甚至影响了世界进程的大人物,都突出了其生活中的人性一面。在汉迪和德鲁克看来,管理的本质,是人性的展现。而要实现汉迪和德鲁克的愿望,就需要把事业和生活有机结合为一体。

《办公室的故事》正是在这种结合上产生了转机。电影中的副局长是诺瓦谢利采夫的老同学,为了帮助他尽快爬上处长位置,副局长请来局长和小公务员做客,给他们创造了一个“拉关系”的机会。然而,诺瓦谢利采夫已经被生活磨掉了锐气,言行举止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小人物那样不得体。局长的训斥激发出他长期潜伏的自尊,召回了消失多年的才华和灵感,用对局长大人的尖刻嘲讽显示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尽管柳德米娜当面难以接受,然而却触动了她内心中对自我的重新评估。此后,两人的言论交锋,成为电影中最精彩的片段,也使他们二人都在回归生活、回归自我上迈出了关键一步。

此后,柳德米娜变了,从待人接物到衣着打扮都不再那么“男人婆”了,女性的优雅开始复苏,而且开始对诺瓦谢利采夫刮目相看,萌生爱意。然而由于地位差别,诺瓦谢利采夫的风采却只是灵光一现,多年的胆小怕事心态使他不敢过多显露自己的本性。直到副局长心怀叵测地把诺瓦谢利采夫接近局长的本意是谋取处长职务这一事实揭发出来,事情的进展才出现了真正的变化。柳德米娜在失望中宣布了任命,而诺瓦谢利采夫这次坚定地挺直了腰杆,拒绝接受任命,提出辞呈,小人物的尊严得以恢复。威严的局长大人和唯唯诺诺的部下之间的鸿沟被彻底消解,两人走到了一起。电影到此为止,在轻快的音乐中两人乘车离去。

《办公室的故事》写的是凡人生活,但它说出了一个哲理——凡是成功的管理者,必须在生活和事业两个方面形成完美融合。尽管电影没有写出两人在改变了生活态度后对工作与事业的积极影响,但作为文学作品再写下去就是蛇足。

任何管理,都是对“人”的管理。而许多管理说教,恰恰在忽视“人”方面犯有不可饶恕的偏失。对上而言,当一个“人”只是组织中的一个官位时,他已经滑向了失败的深渊;对下而言,当一个“人”只是组织中的一个部件时,他已经失去了实现自我的可能。从《办公室的故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以下启示:

首先,感情是重要的,管理中不可缺少感情。那种试图把感情因素彻底排除在管理之外的“科学化”,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机械化”。认为事业上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排除感情因素,只会导致人的异化。有些作品把成功的管理者描述为不近人情、不露情感的怪物,是一种偏见和夸大。所谓“为了工作牺牲了个人幸福”,更是背离了人类常态。按照这种说教走下去,不但不能取得事业的成功,反而会导致出更多的病态管理。

其次,管理者要学会生活与工作的融合。工作与生活可以做到水乳交融,而不是互相对立。有些管理者也注意到了情感因素的运用,但往往把工作中的情感同生活中的情感分离开来,这样只会适得其反。比如,在招聘人才时,“用优厚的待遇吸引人”是工作,而“用诚挚的情感留住人”则是生活。如果你把“诚挚的情感”依然作为与生活分离的工作措施,那么,你实际上表达出的是组织的恩赐而不是个人的关怀。情感也就变成了一种组织手段而不是个人真情。所谓“人性化管理”,如果是脱离了生活的人性,那就是“伪人性”。

再次,学会调整价值观念。在以组织和工作为核心的价值观念中,人们往往推崇理性,推崇独立。然而,离开了温情的理性,就会变成冷漠;离开了人际关怀的独立,就会变成孤立。生活中需要互相关心和互相依赖,工作中照样需要互相关心和互相依赖。适度的情绪化和依赖性,可以使组织中的人感受到生活的温馨。后工业化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克服工业化社会造成的生活与工作的分离,实现生活工作化,工作生活化。

最后,管理者时刻要提醒自己,管理是与人相处而不是与事相处。那种把“事”看的比“人”更重要的观点,在当代社会中是本末倒置。所谓以人为本,就是要改变见事不见人的偏失,回归管理中人的主体地位。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着眼于“办公室的人”,而不是仅仅盯着“办公室的事”。而要着眼于“人”,就不能把生活排除在工作之外。

 本文以《组织管理的情感基础》为题,发表于《21世纪商业评论》2008年第12期。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