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略说网络批评  

2008-08-15 23:21:0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打算写一篇关于网络讨论的文章,无奈一直挤不出时间。看到留言栏中有指控抄袭者,就在回答指控的同时略说一点。

网络不同于传统媒体,这大家都知道。由于上网发言方便,所以,给批评开辟了全新的方式,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在这里,我只谈谈自己对网络批评的态度和做法,并不见得正确。

关于网络批评的方式,我给自己确定的原则如下:

1.批评中绝不保证自己完全正确。尤其是要避免给自己预设一个东方不败的立足点。比如,有位先生在批评另一位先生的会议发言中是这样说的:“我相信某某先生能够虚怀若谷,采纳拙见。”这样,对方不采纳自己的意见,显然就不是“虚怀若谷”;而对方一旦不“虚怀若谷”,则更显示了自己的正确。这种做法有点像赵本山的恶搞:“有一头猪一头驴,你说先杀猪还是先杀驴?”你说先杀猪,他就说驴也是这样想的;你说先杀驴,他就说猪也是这样想的。

2.对方如果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发言,那就不批评。按照程序正义的一般规则,批评只有双方具有同等发言权的情况下进行。对方如果无法发言,哪怕他是罪犯,也不进行批评。现实中就有这样的事情。有一罪犯伏法受刑,但关于案件的报道有错误,七嘴八舌一拥而上的批评,他是无法答辩的。经过众口相传,致使“坐实”了报道中的问题,以至影响到该人出狱后的生存。因此,只有有来有往,这才是批评。唱独角戏不是批评,是宣判。

3.不进行单纯的道德批评。道德批评是最省力的,但把自己放在道德高地上蹦达,那不是批评,等于展示自己的猴子屁股。

4.不回答没有问题的批评。有的批评是谩骂,没有实质意义,不需要回答。有的批评是自说自话,读了就明白了,也不需要回答。有的批评只是表达没有疑问的看法或观点,不存在讨论的必要。

5.批评必须抱有与人为善的态度。

6.凡是涉及到实质性的指控,必须有事实依据,而且要对等发表。比如关于学术腐败的批评,对方实名,批评者也应该实名。关于实名问题,我要声明,我这里所说的实名,不是单纯指真名,也包括固定的化名。一转身一个马甲,那就意味着你自己不打算对自己的言论承担责任。

另外,我再次声明,我的博客,凡是广告帖一律删除。在留言栏中长篇大论,我是视为广告帖处理的。因为留言栏的功能不是发表文章。

下面回答留言栏中对我的一个指控。我把留言栏的批评转移到这里,内容如下:

 

网易读书狼网易读书狼124.115.171.68

博主的资历也是好东西,你这是抄袭了吴思《潜规则》之论资排辈也是好东西。哈哈 学术造假,谁都想往前赶啊...

针对“网易读书狼”的指控,网友焦不会反驳如下: 

焦不会:

TO-网易读书狼:

刘老师真名真姓写文章权当消遣.

您连个可寻真迹的名都不敢留,干嘛来这用"抄袭"和"学术造假"之类的猛料哗众取宠呢?

吴思老师的<潜规则>想必也是好文章,明眼人应该看出大不同.

 

看到这个批评,我觉得有点意思。因为我对抄袭和学术造假十分厌恶。如果不是处于病中,我本来打算最近要找两个抄袭我文章的人讨个说法。我有另外两篇文章,被人一字未改,就是换了个作者姓名,发表在某个期刊上。忽然有人对我提出了抄袭的指控,这当然需要答辩。

我的文章《资历也是好东西》博客上有,吴思的《潜规则》一书也不难找,我在这里就不对照了。我只想请这位指控者能够明确说出来,我究竟抄袭了哪些?学术造假在什么地方?

我的文章同吴思的书,惟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写了同一个历史人物。吴思和我都写了北魏的崔亮。难道崔亮作为历史人物,一旦有人写了就不能再写了?实际上,吴思写崔亮是捎带,真正写的是明朝的孙丕扬。但有一点吴思似乎还写得有点问题,即崔亮创立的“停年格”同孙丕扬创立的“掣签法”不是一个东西。说白了,停年格是论资排辈,而掣签法是任职抽签。停年格依据的是资历,掣签法并不管资历,只处理官缺肥瘦。我现在还没有写孙丕扬,是打算以后把他作为另一个问题来写。当然,吴思的书是很不错的,这不过是一点瑕疵而已。

即使是崔亮,我写的同吴思写的内容也完全不同。吴思说“好东西”是反讽,他完全不赞成论资排辈,而我是讲资历制度为何产生,在管理中有何积极作用。

何况,我的类似观点,在1987年出版的《继承与变革》、2000年出版的《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论》两书中都出现过,包括崔亮这个人的情况。吴思的书出版在此后,如果说是抄袭,哪是谁抄谁呀?从80年代起,我在讲课中曾经多次讲过资历的两面性及其正面作用,这比吴思谈到这个问题早得多。没有讲课和以前研究的积累,我还真写不出现在这篇文章。

我相信,只要看过吴思的书,再看我的文章,识字的人都不会把二者同抄袭联系起来,因为二者无论从行文还是观点都没有雷同,惟一相似的就是我的文章标题和吴思《潜规则》一书中的一个小标题相似。指控我的这位,肯定是看过吴思的书,这就有点意思了。如果指控我的人不能提出证据,那我就要推理分析了。

这位指控者,我不称他为网友,因为他配不起这个“友”字。其用意无非就是给那些没读过吴思著作的读者造成一种印象——看,这是抄袭的。事不关己,也不会有人去用心核对。恶心人一把,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正常的批评或指控,是跟在所要批评的文章后面的,但这位指控者却别出心裁把指控贴在留言栏,无非就是想让人们一眼就看到而已。而且,趁我在病中不能上网答辩的机会,能够使恶心的影响再扩大一点。这种事,除非有仇或者神经有点问题的人,才能做得出。

再补充一点,指控者惟一可能会说的是标题相似。这能构成抄袭吗?世界上有多少相似甚至重名的作品你知道不?如果某人叫张三,见了另一个老头也叫张三,就大喊一声:“这个老头是抄袭!”会是什么效果?

我在西北大学的教学和工作之中,也曾得罪过人。人活在世上,一个人也不得罪的事是没有的。但我要劝这位指控者几句。用这种蒙上马甲见不得人的方法来施展攻击,给我并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恐怕伤害更深的是你自己。类似的攻击已经在不同网站上有几次了,但这并不能使你获得多大安慰。用这种方法来发泄,是无法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的。惟一的方法,是心怀善念,改过自新。用一句中国古话来说,就是良药苦口,唯病者甘之;忠言逆耳,唯达者受之。一个心胸阴暗的人,不可能真正享受世界上好的东西。

(本文根据刘文瑞口授记录)

本文章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