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旧文重贴:本土文化资源与现代化转型  

2008-08-15 23:14:08|  分类: 边缘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化的概念来自西方工业社会,而中国的本土文化资源渗透着农业社会的气息,二者之间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在管理中,如何处理好本土文化与现代化的冲突,进而充分运用本土文化资源促进管理的现代化,在社会转型中真正将传统与现代、民族性与现代性揉成一体,是值得学界认真研究的一个课题。

    一、跳出对立思维的框架,认识二者的可兼容性

    在现代化建设中,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本土文化与来自西方的现代化要求的冲突。现代化本身是一个西化的概念,当它来到中国以后,人们对现代化将会给中国带来的深刻变化欢欣鼓舞,然而,却对现代化将给中国带来的社会冲突估计往往不足。当随着现代化的进程,本土文化与现代化的冲突越来越凸现出来,人们又往往会由此而产生对现代化的种种疑问。

    由此,在现代化过程中往往会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寄希望于用现代化的武器战胜本土文化的丑陋,一种是寄希望于用本土文化资源的武器克服现代化带来的弊端。前者如五四时期以及80年代的“全盘西化”思潮,后者如30年代以及90年代的“新儒学”思潮(现代化和本土化两种思潮,在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上有着明显的交替凸现的痕迹。从戊戌变法到新文化运动,现代化思潮逐渐高涨,最后出现了“全盘西化”的呼声;而在现代化思潮高涨的过程中,本土化思潮渐趋形成,由康有为的保皇,严复的保守,直到张君劢的“玄学”,最后被官方所接受,标志就是国民党政权在《中国之命运》思想指导下主持的“民族复兴”。1978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西化浪潮再起,在80年代主导了思想界;随着改革的深化,本土化、民族化的思考又逐渐兴起,并成为官方的指导思想。似乎现在还看不出学术界又跳出这一循环的迹象)这两种倾向看来截然相反,但却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都立足于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对立,立足于“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思维方式。至于本土文化资源与现代化有无相通和契合之处,能不能融为一体,似乎人们注意得反而不够。更重要的是,无论是现代化派还是本土化派,分歧来自于价值判断而不是事实判断。因此,两派在事实认定上往往高度吻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在实践中,本土文化与现代化的冲突似乎并不像有些学者所说的那样可怕,起码不是那样绝对。譬如,中国的本土文化中,家族观念和宗法思想是一个重要的内容,许多学者都认为,要实现现代化,必须彻底否定家族观念和宗法思想。然而,我们在社会实际中可以看到,中国现代化步伐较快的东南沿海地区,恰恰是中国的家族观念和宗法思想比较严重的地区,而在发展缓慢的西部特别是西北(也可包括华北),家族观念和宗法思想一直不占统治地位。在现实中我们看到,恰恰是宗族文化比较严重的地区,从改革开放以来走在了现代化建设的前列。例如,浙江的温州地区,广东的潮汕地区,在80年代,领全国风气之先,拉开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帷幕,并上演了一出“土八路”战胜“正规军”的喜剧。客家人宗族意识与经商意识的共存,更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显然,学者们关于宗法思想与现代化冲突的先验假设,经不住证伪和推敲。我们有必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宗法思想与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如果处理得当,本土文化同现代化是能够走到一起的。

即使在国外,现代化与本土文化的融合也处处可见。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明治维新就开始“脱亚入欧”,到战后美国占领期间更是经过了麦克阿瑟强制改造。然而,不但日本的传统文化保留了下来,而且还与现代化丝丝入扣,在管理上诞生了融现代化与本土化于一体的Z文化。在实现了现代化的日本,不仅中小企业保留着比较多的日本传统文化色彩,甚至包括大型现代化企业依然保持着家族治理的管理风格。家族式企业在日本的地位绝不是无足轻重的,而是支撑着日本经济半壁江山的基座。如果说,日本属于特例,那么,英国在工业革命以后,处处同传统妥协,至今还保留着许多古老的传统文化色彩,但并没有妨碍他们的现代化进程,反而由于与传统的紧密结合,使其走了一条比较平稳的现代化道路。而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从大革命起就打算要同传统作“最彻底的决裂”,却陷入了激进与复辟交错循环的百年动乱,直到第三、第四共和以后才逐步稳定下来。就拿现代化最典型的美国来说,按照亨廷顿的观点,美国同英国本土相比,正是在殖民地保留了在英国已经被抛弃的都铎王朝时代的传统,才使北美形成了现代化体制。根据这些材料来看,贸然断言本土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必然存在冲突是不太可靠的。不论是原发现代化国家(英美等),还是继发现代化国家(日本等),都使自己的文化传统融入了现代化之中。从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本土文化与现代化肯定有相容之处。如果找不到这种相容或兼容,现代化的风险就会大幅度增加。

    问题是,后现代化国家特别是继发型现代化国家,由于其现代化意识和观念不是从本土中生长出来的,而是由某种外力输入的(不管是列强侵略行径强行输入,还是内部改革主动输入,内容是同样的,差别在道义上而不是在文化内容上)。因此,现代化与本土文化的冲突就表现得格外明显,也格外引人注目。由此而导致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这种国家推进现代化往往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反传统,改造本土文化,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以夷变夏”。然而,即使如此,我们也得看到,现代化过程中的反传统和改造本土文化,必须是有限的,渐近的,如果不分青红皂白以反对传统特别是反对本土文化的方式推进现代化,则有可能带来极大的麻烦。例如,现代土耳其之父凯莫尔,在土耳其推进的改造本土文化运动,由于采取了有限目标,特别是注意不放弃土耳其本土文化中的理念支撑,取得了相当的成功。然而,曾经担任过伊朗国王的巴列维,简单地采用完全美国化的方式推进现代化,导致了与本土文化的剧烈冲突,使自己被赶下了台,伊朗的现代化也中途夭折。

    实际上,本土文化的变化不一定都是来自于外来冲击。即使没有现代化,本土文化也在不断变化,不断新陈代谢。就拿中国的儒学来说,原始儒学一变而为汉代经学,再变而为宋明理学,三变而为乾嘉朴学,四变而为近现代新儒学。前三变主要是一个随时代的发展问题,而不是一个与外来文化冲突的问题(尽管儒学的变化与佛教的冲击有关,但起码不是主要原因)。因此,笔者认为,借用一个时髦名词“与时俱进”来形容比较恰当。在现代化过程中,对待本土文化,恐怕注重“与时俱进”式的与现代化要求适应,要比激烈地反对或决裂更为恰当。

    在现代化过程中,不可避免要遇到路径选择问题。按照制度经济学中诺思等人的观点,路径选择是现实限定的,这也正是马克思所说的“人们不能随心所欲地创造历史”一语的本意。管理实践中,我们可以发现,许多在国外行之有效的管理技术和方法,拿到我们这里却不如那些“土办法”实惠。在管理学中,掌握了泰罗、法约尔以及巴纳德、西蒙,会感到中国确实需要这些货色。然而一到实际工作中,就会发现这些货色派不上用场,最大的可能仍然是采用本土的东西。引进的管理学理论变成了“黔之驴”,远远没有土产的当地老虎利害。有的律师给别人打官司很上劲,但自己遇到法律纠纷,却往往采取“私了”和解手段,就是一个例证。如果说,本土文化与现代化的冲突是不可消解的,那么,对本土文化的退让就成为反动;然而,如果这种冲突是可以消解甚至是可以融为一体的,那么,对本土文化的退让就不是反动;如果是在退让中融合,那倒是一种历史进步。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通过这种退让和消融,使本土文化与现代化真正融为一体,才是现代化的真正实现。

    本文认为,关于本土文化和现代化的关系,我们应当跳出对立思维的框架,认识二者的可兼容性。那种非此即彼的认识,究其根源,实际上是多年“两军对垒”式思维的产物。我们有必要认真研究本土文化资源与现代化的一致和相容,从中寻找出消解冲突的路径,在本土资源与现代化建设中求得和谐,更要重视充分利用本土文化资源为现代化建设服务,发挥出本土文化资源的力量,而不是消极地只求在冲突中“和平共处”(所谓“和平共处”,实际上还是立足于对立思维),而是真正的使本土文化资源与现代化要求融为一体。

    二、本土文化资源的内涵和性质

    中国的本土文化资源到底有哪些内涵?对此,见仁见智,论述非常之多。我们只有从最基本的层次上梳理本土文化资源,才能使我们把握本土文化中最核心的东西。

    无论是从历史的纵向上观察,还是从现实的横向上观察,我们都会发现,血缘、亲缘、地缘这“三缘”,在中国具有特殊地位。

    在历史上,中国在国家诞生之时,与西方相比就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西方(以古希腊罗马为典型)是以斩断血缘关系的方式进入阶级社会的,而中国是依赖着血缘关系的方式走进阶级社会的。因此,中国早期的国家(夏商周),其性质是部族国家。宗法血缘关系,不仅是社会纽带,而且是国家组织原则。此后,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家族”概念,尽管有所变化,却始终主宰着中国。古代的“国”与“家”是一种同构体。在中国的社会关系中,以这“三缘”最为重要。血缘关系主宰着组织内部(如古代国家的皇族,古代社会的家族),亲缘关系作为血缘关系的扩展则主宰着组织外部,地缘关系则作为血缘关系和亲缘关系的必要补充,使每个中国人无不处于这三种关系的环绕之中。不仅官方文化(如儒家文化)强调亲亲尊尊,“以孝治天下”,“忠孝一体”,而且民间文化也渗透了同一内容。谚语就可以反映出来:形容血缘关系重要性的谚语,如“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形容亲缘关系重要性的谚语,如“娘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形容地缘关系重要性的谚语,如“远亲不如近邻”。在许多方面,官方文化与民间文化是不一致的,惟有在对待这“三缘”上,官方和民间达成了惊人的一致。本文认为,正是这“三缘”的历史积淀,构成了中国本土文化的核心。

    在现实中,血缘、亲缘和地缘这“三缘”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尽管社会发生了变化,表面上看,近代以来的革命和社会转型摧毁了旧的国家和旧的社会,但是在实际上,本土文化却在新的形式中找到了新的宿主。例如,王朝变成了民国,但传统的家天下本质不改,主宰民国的并不是“国民”而是“四大家族”。熊式辉在谈到蒋介石时指出:“蒋一切行政用人手段不外三缘(地缘、血缘、学缘)”。作为共产党人的董必武也曾谈到,蒋介石同他的干部有三种关系,即亲戚关系、同乡关系、同学或部属关系。直到今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工业化,但有的专家尖锐地指出:当今中国是“工业化国家+农业社会”。中国在社会转型中,并没有形成“市民文化”(即公民文化,culture of citizen),支配社会组织的基本文化形态仍然是血缘、亲缘和地缘,只不过表现形式发生了相应变化而已。例如,现代的各种各样“单位”(包括政府、事业、企业),构成了社会的基本细胞。然而,单位与传统的家族,具有相当大的同构成分。表面上看,这些“单位”都是现代化的组织,在章程、法规中的文字规定,都表明“单位”已经属于韦伯所说的那种法理组织(或称法定组织),但是,单位的实际生命力,却不在于那些冷冰冰的文字规定,而在于其中蕴含的人情关系。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现今哪一个单位(也许三资企业可以除外,但从跨国公司驻华机构大都采取华人办事的本土规则来看,即使三资企业也已经被“国情”所渗透),不是靠本土文化方式运作?尽管没有成文规定,但血缘、亲缘和地缘关系的基本准则却却渗透在组织机体之中。如走后门,找关系,或者以父子同构的上下级关系形成准血缘,以人情送礼关系建立准亲缘,以校友会、联谊会等关系组构准地缘,等等,都是实际管理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东西。管理人员都知道,“依法管理”只能在口头上说,文件里讲,实际行动中最有效的是“关系管理”。在组织内部,决定成败的首先不是职责明确,规章制度严格(这正是法理组织的基本前提),而是上下左右的关系是否融洽(这正是“三缘”的实质所在)。在组织外部,不是靠市场准则取得成功,而是靠“准三缘”的关系准则取得成功。这种现代组织外表和本土文化内容的差异,在官方语言和民间语言里有着微妙的差别。例如,在红头文件中,我们讲“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且是第一生产力”;在民间谑头中,我们听到的是“关系就是生产力,当官的朋友是第一生产力”。对此,值得我们深入探讨(本来,中国的各种单位,就组织形式来讲,毫无疑问是现代型而非传统型的,但是,恰恰是这种在外表上与现代化不矛盾的单位制度,现在已经成为现代化进程中最难适应现代化要求的因素,甚至成为改革中阻力最大的东西。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引进某种现代技术或者进行某种技术创新并不困难,而改造原有的“单位”则非常困难。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单位制度问题现在能够成为社科研究的一个热点,奥妙就在于此)。

    本土文化对现代组织的渗透,使中国的管理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色,就是“公事私办”。在完全现代的条件下,办事方式是“公事公办”;在完全传统的条件下,办事方式是“私事私办”(当然,这是一种“实验纯度”的假设,实际中没有这么绝对)。中国现有的“公事私办”到底能占多大比重,笔者没有调查数据,但肯定为数不少,从日常遇到的管理事务经验中我们可以感知到它的份量。

    我们不必急于对“三缘”和“公事私办”进行道义上的谴责,关键在于:“三缘”和“公事私办”是不是与现代化有着本质冲突?从理论上来讲,“三缘”不是必然与现代化相冲突的。它有同现代化不一致的地方,也有同现代化一致的地方,不能一概而论。例如,利用亲戚朋友或者同乡关系,推动某一项现代化事业,似乎看不出二者的冲突何在(这类例子不胜枚举)。就拿风行全国并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希望工程捐助来说,按照现代化的设计,基础教育经费的解决途径,最主要的是政府税收而非民间捐助。但是,希望工程恰恰是用最不现代化的传统方法来解决现代化最基本的问题。如果换一个角度,我们能否批评希望工程的方法从本质上妨碍了现代教育呢?恐怕不能这么简单。固然,“三缘”和“公事私办”如果违反了国家法律,或者虽然没有违法却妨碍了现代化建设的开展,我们可以对其进行责备,然而,“三缘”和“公事私办”到底有多少合法多少违法,多少是促进现代化建设多少是妨碍现代化建设,恐怕值得我们认真考虑。即使是现代化的美国,人员的雇佣依然十分依赖个人介绍和推荐。那些荐主的看法之所以可信,固然有作伪证将受到法律制裁的威胁,但是,从法律角度否定伪证,只是保证荐主可信程度的底线而不是高线,真正保证荐主可信的,是荐主的人格诚信。而这种人格诚信,恰恰不是来自于现代化而是来自于传统文化的积淀。相形之下,中国那种单位鉴定的方式同个人举荐比较起来恰恰是“现代化”的,然而我们的单位鉴定诚信程度到底有多少?因此,笼统地说血缘亲缘关系或宗法思想妨碍着现代化,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

    中国的本土文化中,确实有同现代化相抵触的成分。比如,中国历史上延续下来的专制传统,过分强调群体本位而否定个体本位(即西方的个人主义)的共同体观念,等等。这些,确实需要在现代化过程中清理或改造,使其能够与现代化吻合。但是,本土文化中积淀深厚的血缘、亲缘和地缘关系,利用这“三缘”形成的“公事私办”行为方式,笔者以为同现代化没有本质冲突,反而是推进现代化可资利用的有效资源。甚至可以说,这些本土资源同现代化建设融为一体之时,就是中国的现代化实现之日。

    三、本土文化资源的可用性

    关于发展中国家的本土文化资源,人们由于某种思维定式和习惯的局限,往往不假思索就把它们同“落后”、“保守”联系了起来。实际上,从严谨的科学研究的意义上来讲,这只是一种成见。如果不打破这种成见,对本土文化资源的评价往往就会出现偏差。譬如,不少文章一谈到“论资排辈”,就把它与“阻碍经济发展”或“阻碍社会进步”联系到一起。实际上据笔者了解,世界上的发达国家,除了美国由于它是移民国家的特殊因素不大讲论资排辈以外,其他的发达国家,论资排辈的严重程度多数超过我国,以日本最为典型。严格的说,中国的论资排辈,远远没有日本严重,也赶不上多数欧洲国家。相反,中国由于从古代起社会等级中间就存在着上下流动渠道(如科举制),使其一直有着不拘一格、破格使用的传统(至于现在的59岁现象是退休制度促成的,而不是自然年龄促成的)。难道说,同样是论资排辈,在日本和欧洲就促进了现代化,在中国就妨碍了现代化?只要我们能打破成见,我们就可以对本土文化资源在管理活动中的作用得出全新的认识。

    如果说,彻底否定本土文化资源能够使现代化建设更省力(成本问题)、更快捷(速度问题)、风险更低、效果更好,那么。我们不妨走反传统的路子来实现现代化。然而,情况并不是这样。在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充分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正是现代化建设中降低成本、加快速度、减少风险并提高国民的认同程度、取得更好的现实效果的有效途径。

    首先,充分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可以大大降低交易成本。现代化建设中,交易成本问题一直是经济学界关注的重要课题之一。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在现代化起步阶段的国家,由于市场体制的不健全不完善,完全按照市场体制运作,交易成本往往要高于发达国家。就拿高级经理人才来说,开放使得国际代理成本作为参照系进入中国,国内的代理人首先冀图在报酬上与国际人才市场接轨。但却缺乏对委托代理人的选择机制、信誉机制和考察制约手段,由此而导致对代理人的监督成本急剧上升。在这种情况下,经理人才的来源,依赖血缘、亲缘关系的制约和朋友介绍,不但较为可靠,而且成本较低。即使是商品市场,我们也不难发现本土文化资源的作用。假设我去买烟却买了假烟,我找到柜台要求退货,结果对方硬说不是他销售的(因为我没开发票),要折腾到工商所才能解决问题。后来,我吸取教训,买烟只找我认识的一个熟人邻居。当然,我也可以在我不认识的人那里买烟,但是,由于有买假烟的教训,要有效防假就必须当场检验,为防万一就得要求他开具发票等等。但是,这些不是耽误我的时间,就是增加我的心理负担,总而言之会增加我的交易成本,没有我利用“三缘”方便简捷。推销员利用“三缘”降低交易成本的事例更是数不胜数。这种利用本土文化资源的事例,应该说是比较普遍的。有很多事情,好不好倒在其次,首先要看的是划算不划算。本土资源正好能发挥这种优势。

    其次,本土文化资源有利于实现国民的价值认同。外来的现代化手段,引起价值观念冲突的现象比较多见。但是,运用本土文化资源进行现代化建设,就不会引起这种价值冲突(起码冲突不严重)。文化的核心,实质就是价值观问题。比如,在管理方法上,我们稍加注意就会发现,西方的管理方法,在他们那里是高度有效的,其原因就在于那些方法经过了多年的实践检验,与他们的文化价值观高度吻合。在管理学诞生之初出现的泰罗制,国内的管理学界往往把它仅仅看作一种技术方法,包括定额计算、动作分析和工时研究、差额计件工资制等等。但是这种方法在1910年前后的美国就十分行之有效,到其他国家就不那么有效,甚至带来了激烈的冲突。究其原因,根子就在于泰罗制不仅仅是技术方法,而是同新教伦理,同美国人的价值观念紧密结合的。如果把泰罗制搬到中国来,我们就立即能看到随之而来的价值冲突。至今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种现象:在外资企业,炒某个职工的鱿鱼可以说是小事一桩,然而,曾几何时,在中国的国有企业炒鱿鱼还是一件天大的难事(当然,现在情况有所变化,然而区别依然十分明显),我们有些人往往把这种价值观念的冲突归结为本土文化价值观的“落后”,但是,日本在实现现代化以后也有着长期雇佣的习惯,在日本对职工炒鱿鱼,也是比较慎重的,与美国的操作方式不能相比。我们是否也会给日本人戴上一顶“观念落后”的帽子呢?按照威廉·大内的说法,这种以长期雇佣为特征之一的Z型企业文化,恰恰是日本管理优于美国管理的地方。再比如,随着现代化建设的开展,国内也有不少管理机构开始实行大办公室的管理空间布局,但效果却大不一样。外资企业往往效果很好,国内企业就要差一些,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推行大办公室布局可能效果最差。究其原因,只有一个差别是实质性的:外资企业的管理运作方式设计,是以“理事”为中心安排的;国内机构的管理运作方式设计,是以“处人”为中心安排的。因此,凡是以事为中心的管理布局,采用大办公室明显有利;而凡是以人为中心的管理布局,则采用小办公室明显有利。在我们那些习惯于把人际交往的价值看得远远高于追求效率的机构中,大办公室经常会使管理人员感到说不出的别扭和拘束。怎样能在价值冲突最小的前提下追求现代化,这正是值得我们考虑的。充分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正是减少和消除价值冲突的有效手段。

    第三,运用本土文化资源进行现代化建设的技术要求低。技术要求是同成本紧密相关的,不同的企业,不同的组织,技术要求是不一样的。不分青红皂白,一味追求高技术手段,不见得是好事。即使在发达国家,不同的管理部门往往对技术要求高低程度不同。美国的航天局,确实有一套很严密同时又很灵活的管理方法,在组织结构上采用矩阵模式,但是技术要求却很高。即使美国人,也不用这种组织模式和技术方法来管理农场。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不划算。在国内,有些企业,在建设、发展和管理中,采用高技术要求是必要的,但不一定任何企业都要这么做。针对有些企业过分追求管理新模式的偏向,管理学家杜拉克就指出:不要给旧模式简单地加上一个“落后”头衔。相对于斯隆创立的事业部管理模式来说,法约尔那种简单的直线制组织可以说是旧得不能再旧了,然而,在许多单一产品的小型企业里,法约尔模式依然是最合用的。中国农村搞经营,筹资往往是一件大事。现代化的筹资方式是银行贷款,发行股票等等,然而,这种现代化方式对于一个只想开一个夫妻店的人来说,无异于高射炮打蚊子。他筹资最有效的方式,是亲戚邻里的互助。尽管我们已经有了比较健全的银行系统,为什么民间的“抬会”禁而不绝,甚至由地上转入地下,从“抬会”和银行经营的技术要求角度来考虑这一现象,恐怕能使我们得到一定启发。因此,企业经营中,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经营中,只要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就能取得比利用现代高技术更好的效果,我们为何不用?

    第四,本土文化资源可以使现代化建设的制度安排简易化。项飚在《跨越边界的社区》(三联书店20008月出版)中,谈到了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在北京浙江村做服装生意的温州人,在同当地政府发生冲突时,可以毫不犹豫地采用上访、打官司等手段。他们的法制意识,一点也不比北京人差。但是,当他们在内部发生了冲突时,他们极少采用打官司的方法,而是找能“镇得住”的头面人物“说合”,以纯粹本土的方式解决矛盾。显然,把这种“私了”式的“说合”简单地判定为“法治意识差”“思想落后”是不恰当的。只能说,实践使他们明白,在自己人内部,这种大家都能接受的处理问题方式,是最简易也最合算的制度安排。至于同“外人”的冲突,不能纳入这一制度圈子,只好用另一制度(现代行政制度和司法制度)安排来解决问题。本土文化所形成的制度安排(包括而且主要表现为不成文的惯例),由于大家普遍认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操作起来阻力最小而且收效最大。管理者在制度安排上到底应当取现代式还是取传统式,取外来式还是取本土式,只能从简易性和可行性的角度来考虑。把最复杂的事情能够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好,而且不留后遗症,这才是管理者高明的地方。如果非要用最复杂的方式来坚决最简单的问题,只能说明管理者的不称职。因此,充分运用本土文化资源进行现代化制度安排,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不是靠创立了一套新制度,而是靠充分利用了革命前就已经长期存在的旧的议会制度,从而通过“光荣革命”以较低的代价完成了社会转型,值得我们参照。

    另外,近年国内关于“诚信”的关注,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本土文化资源的作用。目前,诚信的丧失已经成为中国走向市场经济之路的瓶颈问题,然而,诚信究竟是怎样丧失的?笔者以为,国内的诚信,恰恰不是商品社会的冲击而丧失的,同我们过度否定本土文化资源有一定关系。从辛亥以来接连不断的革命,对本土文化的激烈批判,使国民过早地丧失了本土文化形成的伦理型社会诚信积淀,而新型的市场体制下的契约型诚信机制又没有及时建立,从而导致了诚信空档。因此,目前的缺乏诚信,与其说是现代化的弊端(现代化本身恰恰是有诚信机制的),不如说是否定本土文化资源、出现文化断裂而造成的弊端。

    法学界的例子可以作为管理学的他山之玉加以借鉴。从晚清起,中国的法律现代化已进行了百年之久。无论从那个角度看,中国法制的现代化都有着重大的进展,然而,现代法制和传统文化中的社会纠纷调解裁决机制依然共存,而且现代法制手段经常还不如传统文化手段有效。“秋菊”和“山杠爷”与现代法制的冲突依然随时可见。法学界回过头来,又开始探讨本土资源和法制现代化的关系问题,试图走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推进现代法制建设的道路。这一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四、防止本土文化资源对现代化的副作用

    当然,在充分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同时,还必须防止另一种倾向,就是以本土文化来反对现代化,甚至用本土文化作为对抗现代化的有效手段。如果把社会主义也作为本土文化来看待的话,那么,当年那场“姓社姓资”的争论,实际就是以本土文化对抗现代化的典型事例。在这种对抗中,恰恰是把本土文化和现代化看作不共戴天的两极。

    洋务运动中的顽固派,坚持拒现代化于国门之外的立场,他们往往高举本土文化的大旗,然而,除了极少数人是真诚坚持本土文化的信念外,大部分只是用本土文化作招牌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比如,当年有个徐桐,见了洋人“以扇遮面”,对洋人的“奇技淫巧”深恶痛绝,然而,西方的自鸣钟之类新奇玩艺却照用不误。对于这种人,我们已经有了较为清醒的认识,不必赘述。

值得重视的是,在提倡洋务而又坚守本土文化的人中间,形成了一种模式。即“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这一体用关系模式的支配下,凡是从西方引进的东西,无不被改造为对抗现代化的“一统本体”。洋务派的思想家薛福成对于学习西方有一句名言:“取西人器数之学,以卫吾尧舜禹汤文武周孔之道。”(《筹洋刍议·变法》)如果撇开这句话的时代和政治含义,仅仅从逻辑角度看,今天所说的“学习西方先进的管理技术和方法,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同薛福成的观点在思维逻辑上没有本质的差别。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从洋务运动以后,中国凡是学习西方的东西,无不实现了与中国原有体系的同化,消蚀掉那些同原有体系不相容的成分,从而使其逐渐丧失原意。洪秀全也向西方学习,但太平天国的基督教与其说像西方的国教,不如说更像东方的王朝;孙中山也学西方,但军政、训政、宪政的三部曲,与其说像西方的民主体制,不如说更像中国的开明王朝;直到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与其说接近马克思的本意,不如说更切合中国实际。在这种模式下,本土文化资源成了消解现代化、进而对抗现代化的灵丹妙药。笔者以为,当今的某些倡导新儒学、企图以东方精神拯救西方世界没落的人士,走的正是这一道路。对此,应当予以足够的警惕。

那么,怎样才能既充分发挥本土文化资源在现代化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又防范本土文化对现代化的消解甚至对抗呢?本文认为,借用80年代文化研究中李泽厚曾提出过的一个思路,即“西体中用”,来恰当地处理本土文化与现代化关系。要把“体”落实到现代化上,而把本土文化资源作为推进和实现现代化的手段工具。把“学习西方先进的管理技术和方法,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这句话改一改,变为“充分运用本土化、民族化的手段和方法,为现代化建设服务”。借用中国传统的“器”“道”之辨,笔者以为,必须坚守形而上的现代化之“道”,而在实现“道”的过程中充分利用和发挥本土文化之“器”。中国以往现代化的挫折,在一定意义上就是由于坚守本土之“道”,仅仅把现代化看作追求某种功利的“器”(如追求“国富民强”)而造成的。反过来,“全盘西化”之所以在中国受阻,在于其命题中包含了彻底否定了本土之“器”的隐义(尽管“全盘西化”的始倡者用意不尽如此,而是出自“矫枉过正”的思路,然而这一命题的流变,却使其与本土之“器”产生了剧烈冲突)。在“器”的层次上,本土文化大有用武之地。当然,如何使本土之“器”与现代化之“道”融为一体,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利用本土文化资源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跳出以往那种“吸取精华,弃其糟粕”的思路。在严格意义上,“吸取精华,弃其糟粕”是把本土文化资源自身对立化了。许多情况下,“精华”与“糟粕”是难以区分的,本身就是一体。比如宗族观念,属于精华还是属于糟粕?利用宗族观念发展经济,维持社会公正,“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当然是精华;但利用宗族观念发展黑社会,形成恶势力,恐怕怎么说都是糟粕。退一步说,即使能区分开本土文化的“精华”与“糟粕”,能不能把“精华”分离出来单独吸取,也是大成问题的。吃饭吃进营养物质,然而有害物质也同时会吃进。完全排斥有害物质是不可能的,除非人不吃饭。所以,我们应该把研究的角度,放在怎样使本土文化资源促进现代化建设上,而不应该困在区分精华糟粕的圈子里拔不出来。

总之,本土文化资源与现代化建设的关系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课题。管理者如果处理的好,就能发挥出本土文化资源的积极作用,使现代化建设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本文收录于《边缘琐语》,其中注释省略。
 
  评论这张
 
阅读(10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