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往事掠影之一:一个农民之死  

2008-03-11 00:51:10|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

前几年,写过几篇小文,是对一些往事的追忆,文中的人物姓名和事件都是真实的,纯属纪实而不是文学。当然,如果事实有出入,本人文责自负。近来,看到有不少为已经逝去的那个荒诞年代评功摆好的不少言论,因此把这几篇小文再贴出来,供年轻朋友增加一点感性认知。这几篇小稿都没有公开发表过。如果有哪个期刊愿意发表,请给我在这里留言。我这个人懒得投稿,挂在这里,也算是一种取巧的投稿方式。

写这些短文的缘起,并不是想“清算”什么或者“否定”什么。历史旧账,需要大人物去算。“清算”和“否定”,是肉食者的权力。我等小民无此能耐,只是想通过那些消逝了的往事,思考和追问人性的细节。我们总是希望人性善,但在现实中又总是遇到人性恶。关于人性问题进行哲学式的争论和逻辑上的推导,总同现实有些隔膜。而那些曾经在身边发生的琐事,却往往表现出活生生的人性。

从近代以来,探讨国民性问题始终是一个大题目,无论是胡适所说的“五鬼闹中华”,还是晏阳初在定县实验中发誓铲除的“愚、穷、弱、私”,都从某个侧面反映了对国民性的探讨和改造。从文学的角度看,笔者一直认为,鲁迅的《阿Q正传》和金庸的《鹿鼎记》,是揭示国民性的代表作。当年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确实是写出国民性的传神之作,表现了民族的愚昧面。但自己总觉得还缺少了点什么,我们除了有阿Q外,还有一些别的人也堪称国民性的代表。看了金庸先生的《鹿鼎记》,则感到韦小宝是一个可与阿Q媲美的文学形象,表现了民族的流氓面。尽管有些学者对金庸的水平地位颇有微词,但韦小宝这一个“五族共和”的怪胎(见《鹿鼎记》结尾韦春花对韦小宝出身的回答),堪称中华流氓的典型代表。

不过,本人觉得,时至今日,我们的部分同胞连阿Q和韦小宝也比不上了,网上有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是明证。阿Q式的愚昧和韦小宝式的流氓浑然一体,相得益彰,而且在愚昧和流氓之上,还增加了一些别的东西。与阿Q相比,愚昧未减,却少了一份愚昧中的诚挚与胆怯;与韦小宝相比,流氓超之,却少了一份流氓中的义气与善意。由此,阿Q和韦小宝也走了样,而牛二多了起来。现实中有人愿意当牛二,我们也奈何不得,但是我相信,牛二的行径,迟迟早早会栽到杨志手里。

不过,中国人不全是阿Q和韦小宝的后代。鲁迅塑造的人物,除了阿Q,还有魏连殳以至夏瑜等;金庸塑造的人物,除了韦小宝还有令狐冲以至萧峰等。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正直善良者,他们身上,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他们有的彷徨,有的探索,有的奋进。这些人,也值得进入我们的视野。

开场白结束,进入正文。

 

                                                         一个农民之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历史的悲剧。

陕西省凤翔县范家寨乡(由于年代过久,那个村名记不得了)有个复员军人,名叫稽根丑。这个稽根丑,家里只有他和老母两人。为了给自己找一条出路,他当了兵。他憨厚,干活卖力,为人老实。于是,在部队入了党,还当上了班长。他梦寐以求的就是当排长,排长与班长之间虽然只有一步之遥,但却是军官和士兵的界限。只要一当上排长,他就能穿上四个兜的干部服(士兵服是两个兜),将来的出路就没有问题了。小说《新兵连》,对这种心境有着出色的描写。

但是,根丑太老实,人老实得过了头就是窝囊。眼看着提干的机会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过去,他却毫无办法。那些比他表现差的都提拔了,惟独他,年年受表扬,年年原地不动,还是班长。他只有干活的份,却没有提拔的命。他心里窝火,但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惟恐得罪了那些掌握他命运的人。那是一个“活学活用”的年代,是一个“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时代,是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年代。根丑也跟上大伙一样说,一样讲。但是,他却被复员了。

1972年前后(具体年份记不清了),根丑回到他的家乡,当时的复员军人,还有安置的希望。三年过去了,比他回来晚的,有的和大队干部沾亲带故,有的则心眼灵活,靠着“手榴弹”(酒)、“炸药包”(点心)、“二十响”(烟)之类,陆续都安排了,惟有他,依然战天斗地,奋斗在“农业学大寨”的故乡。而他所在的村,一个劳动日的价值只有六分钱,当时陕西最便宜的“羊群”烟一盒九分钱,一天的劳作连一盒最劣质的烟钱都不够。曾有民谣曰:“省上干部抽前门,县上干部抽宝成,公社干部抽西京,社员砸着抽烟筋。”一个精壮劳动力,一年下来只能挣十几块钱。“学大寨”的结果是年年歉收,年年吃返销粮(现在的年轻人大概不知道什么叫返销粮,当时实行统购统销,所有粮食留下口粮种子和牲畜饲料,必须全部以极便宜的价格“卖”给国家,而统购的指标按“预产”计算,一般偏高。以后确实不够吃或发生灾荒,则由国家向农民“返销”粮食。如果生产队“瞒产私分”,则是极为严重的罪名)。靠生产队的劳动所得,连买返销粮的钱都没有。有一年过年的时候,连买半斤肉的钱都没有。看着劳累一生已经双目失明的老娘,根丑的心彻底绝望了。

从此,根丑的脾气大了,动不动就上火,有意给干部找茬。队长派工,让他担水抗旱,他在扁担两头拴了两个墨水瓶上工。队长一看就来气:“根丑,你这叫抗旱?”根丑振振有词:“毛主席说了,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种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队长哭笑不得。

终于有一天,队长开骂了,骂得很难听。一个血性男儿,被人辱及母亲,憨厚汉子血液里的火性爆发了,根丑抡起铁锨把,给了队长几下子,把队长的腰打伤了。

公安来了,把根丑带走了。

关在牢里的根丑,并不把这当回事。大不了关几天吧。审讯他时,县中队的士兵到牢房带人,在外面高喊:“稽根丑,出来!”

根丑站起来,浑厚的嗓子一声吼,唱的是秦腔乱弹,唱词却是样板戏中正面人物李玉和的名句:“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那嗓音能传出几里地。

战士急了:“稽根丑,你放老实点!”

根丑不屑的嘲弄战士:“一边耍去吧你,老子当兵的时候,你还玩尿泥着呐。”

抓根丑的罪名不是伤害罪(当时没有伤害罪这一说),是“破坏农业学大寨罪”。县上公检法商量的结果,是判刑五年。

案子被宝鸡地区军分区的一个政委(当时这个政委兼任宝鸡地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知道了,据说他发出了指示:“这个案件不同一般,这家伙曲解毛主席语录,用毛主席语录为自己的反动行为作掩护,污蔑大好形势,审讯时还说农民吃不饱,糟蹋样板戏中李玉和的形象,是严重的现行反革命。我意见判处死刑。”

就这样,根丑被枪毙了。

枪毙根丑的那天,我们奉命去观看公判大会,县城离我家十五里,参加大会给记半天工分。根丑被五花大绑着。我只看到了那不屈的脸庞和愤怒的眼神。

二十多年过去了,别的事情多数淡忘了,惟有根丑之死给我的震撼一直存在。我对这个社会的疑问,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50)|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