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业余读史——介绍三本讲义类史书  

2008-02-04 00:48:08|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有不少非历史专业的学生,希望我们这些当教师的能够推荐一些史学入门类书籍,我有点犯难。好书如此之多,任何人的眼光都是有限的。而且,推荐书目,总有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人的嫌疑。尤其在读书方面,见仁见智,如果争论起来,恐怕谁也难以说服谁。比如,我可能喜欢金庸的武侠,但在有些先生看来,金庸的哪些玩意儿,根本登不得大雅之堂。我不大喜欢某些所谓哲学家的神神叨叨,但可能有人却会觉得那里面才有真学问。这就好像看电视剧,我看见韩剧就直打哆嗦,避之不及,而我女儿却一看韩剧就全神贯注,目不斜视。即使是两个人同样喜欢一本书,但喜欢的理由却可能大相径庭。好在这种推荐不带有任何强制性,推荐归推荐,看不看全在自己,所以说说无妨。

首先声明,专业读书和业余读书是两回事。如何读专业书,自有老师在课程与教学中指点,不必我等饶舌。况且隔行如隔山,如果要让我说说数理化,可能连初中生都不如。但是,大学除了课程,除了专业,还有一些别的东西,而且这些别的东西重要性恐怕一点也不亚于专业。比如历史——在当今这个浮躁、世俗、功利、实用的社会,如果要把历史作为专业,有许多人会笑掉大牙。自己的女儿高考报志愿,一本正经地征求我的意见,听到我说出“历史学”三字,几乎全家人都不以为然。这也难怪,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现实中的人,总要为吃饭、就业考虑,谁也会把生存问题摆在优先位置。以历史研究为业,从来都是极少数人的事业。如果真要全民研究历史,就像当年全民研究哲学那样,那这个社会肯定已经走火入魔,远非历史学之福。但是,当你有生活追求、有正经专业、有谋生之道的同时,在生活之余、专业之外读点历史,我相信,你能得到某种智慧的沁润。培根宣称“读史使人明智”,诚为不刊之论。

中国的史书浩如烟海。对于非历史专业的学生,直接读《二十四史》或《资治通鉴》,几近于让小学生解高数题。当然,个别天才可以。大多数人读史,还是读今人作品。我向来对那些动辄宣称自己读了《二十四史》的大人物是心怀一些疑虑的。比如,我就不相信他能把《天文志》、《律历志》以及年表之类读得津津有味——除非他专门从事相关研究。实际上,今人写的史书,也有许多值得一读的。中国古代有三个大的时期,秦汉、隋唐、明清,值得我们深入了解。这三个时期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对民族性格的形成、对民族文化的积淀,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说不定,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同这三个时期的“遗传基因”有关。关于这三个时期,有三本入门性质的图书,可供初学者参考。一本是翦伯赞的《秦汉史》,一本是岑仲勉的《隋唐史》,一本是孟森的《明清史讲义》。

翦伯赞的《秦汉史》,堪称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研究中国历史的代表作。现在有不少人,一听到“马克思”似乎就没兴趣,但实际上并没读过几本马克思的书。那种反感,来自于把马克思神化、拔高、然后再僵化的“高举”和“坚持”。如果把马克思看作一个愤世嫉俗的学者,不去理睬某些教条,那么,很可能你会发现,马克思还蛮有意思。翦伯赞的《秦汉史》,是他40年代在大学讲课时的得意之作,在当时的环境下,他尤其重视文献和出土简牍、画像砖石、碑刻、封泥等文物考古资料的综合研究。他关于秦汉社会性质、经济基础、政治制度、社会文化、阶级斗争、民族关系等方面的论述,除了在套用马克思主义公式时略显生硬外,文章写得非常漂亮——与50年代的奉命之作《中国史纲要》的生硬枯燥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你很难相信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这本书通篇采用散文笔法,把翦氏的文采发挥到了极致。尤其是非历史专业的读者,我相信,你在这本书里会发现一个新天地,甚至会惊讶历史竟然能写成这种优美并略带诗化的格局。这本书原本是1946年大东书局出版,1983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再版。

同翦伯赞的《秦汉史》相比,岑仲勉的《隋唐史》完全是另一种路数。岑仲勉是一位自学成才、大器晚成的历史学家,走的是中国传统治学道路,在30年代深受傅斯年的赞许而被拉入中研院史语所,到50年代在中山大学与名声如雷贯耳的陈寅恪并称,可见其功底之厚。他本来学的是税务,担任过上海江海关、广东财政厅、陕西禁烟督察处潼关事务所的小职员达20年之久,但他的业余研究,使他被史学界的名家刮目相看。从1937年到1948年,岑仲勉在史语所笔耕不辍,成果迭出,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1948年到中山大学后,他的隋唐史课程,立即就成为中大的品牌之一。50年代初期,当时的政务院高教部组织编写高校教材,岑仲勉的讲义,就变成了《隋唐史》教材。先是分册印刷,1957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在他的这本书里,你看不到教材那种干巴巴的面孔,就好像一个睿智的老人在隋唐史方面同你拉家常,语言通俗,见解深邃,把隋唐时期的重大问题一个个如剥笋抽丝般给你陈列出来。尤其是对李德裕、陈子昂、藩镇等问题的研究,新意迭出。这本书80年代中华书局重新出版,后来河北人民出版社还把它收入了史学名著系列。

明清史大家孟森的经历更为复杂。他早年留学日本东京法政大学学习法律。归国后从政多年,1913年还曾当选国会的众议员,参与过“天坛宪草”的起草。1929年起在中央大学任教,开设清史课程,第二年,他的讲义就被商务印书馆以《清朝前纪》之名出版,被学界誉为中国学术界“有关满清祖先正确史实的开山之作”。1931年,他到北京大学担任历史系教授,一直主讲明清史。他的著作,偏于考证,大量引用史料,尤其是引用朝鲜李朝实录,澄清了清史研究中的许多疑窦。比较重要的,有清人先世考证,满洲名称问题考证,八旗制度考证,清初三大疑案考证,清初史事人物考证等。尽管孟森继承的是乾嘉章法,但却丝毫没有拘泥于传统。其著作虽然半文不白,但读来却毫无滞涩。孟森的研究奥妙,在于他在研究方法上得自清代考据学真传,而在指导思想上却蕴含近代政治学的卓见。他曾以联邦制解释八旗,就是明显一例。他自己也曾得意地宣称,他的有些成果,“发明最多”、“前无古人”。不过,据说这位老先生不擅长讲课,讲义人手一册,然后干巴巴地念讲义,从来不看学生。他的讲义,至今被研究明清史者奉为圭臬。读他的讲义,虽然略显艰深,却能发人思绪,明清史的一个个重大关节被一一解开,让资料说话,平易之中见智慧。他的《明清史讲义》,有中华书局1981年正式版本。后来,还有多个出版社再版,或分为《明史讲义》、《清史讲义》出版。

这三本书,读起来使人感慨良多。有趣的是,这三本书都来自于大学上课的讲义。如果说,我们的讲义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那么,本科教学的质量还需要什么“评估”!

为什么介绍这么三本书?为什么要鼓动学生读点历史?其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不可能割断历史,当我们试图走出现实的迷宫时,历史的路标一直在那里招手。许多大政客和大学者极力宣扬“创新”,但揭开“创新”的盖头,仔细考究起来却总能看到历史的影子。制度经济学所说的路径依赖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大概也是出自这一原因。一本好的历史书,可以使我们在喧嚣之中回归沉静,可以使我们在浮躁之后回归理性。中国历史过于繁复,这种繁复表现在同类事情总在不断上演,有时是同前人神似,有时是同前人形似,有时是正剧,有时是闹剧,更多的是正剧中流露出荒诞,闹剧中表现了正义,实在令人眼花缭乱。如果就事论事,难免失于肤浅。了解点历史的真相,对于青年朋友有好处。我一直认为,历史不是一个个事件的堆砌,不是一连串年代的累积,也不是一些叱咤风云人物的业绩账簿,历史是一种智慧。而这三本书,无疑都是智慧之作。12世纪的法国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伯尔纳曾经说过:“我们好像侏儒坐在巨人的肩头,我们能比我们的祖先看得更远,比他们的知识更丰富。然而,如果没有他们积累起来的智慧引导,我们将一事无成。”透过历史,我们才能更准确、更深刻地定位现实。

本文发表于《华夏文化》2007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7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