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文瑞的博客

管理·文化·历史

 
 
 

日志

 
 

略论《毛泽东选集》的编辑问题  

2007-08-01 10:06:21|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文瑞

 

摘要:《毛泽东选集》是一部特殊文集。受极左思潮的影响,过去出版的《毛选》,在文章修改、编辑加工等方面都存在较多问题,1991年版《毛选》尽管对这些问题有所克服,但依然存在许多不足。本文提议,以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毛选》进行重新编辑加工出版,是当前的一项重要工作,并对如何编辑加工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关键词:毛泽东;中共党史;毛泽东选集;编辑出版

 

《毛泽东选集》是一部影响巨大的书籍,其影响不仅在政治方面,而且涉及军事、历史、文化等方面,凡是近现代中国的大小事务,无不在《毛选》中有所反映。特别是毛泽东思想作为国家的指导思想,更使其具有了特殊意义。因此,《毛选》的编辑出版,理应格外慎重、准确。但现行版本的《毛选》,在编辑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值得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本文试图对此略作探讨,以供参考。

《毛选》在建国后共出过三个版本,本文以1991年版本为准。建国以前出版的《毛选》,可以作为参照。

《毛选》正文,曾在50年代经毛泽东自己同意做过修改,这些修改,又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文字的修改,不涉及原意变更;二是内容的修改,有的文字删加之后原意起了变化,甚至有整段的删改。这些修改,已经超出了《出版说明》所说的修改含义。按照《出版说明》,《毛选》所收文章的修改,主要是文字的加工,但在事实上,许多修改已经面貌大改,同原文本有了重大差异。

文章能不能修改,这似乎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从理论上讲,任何人的文章,都可以在作者自主的情况下在任何时候进行修改。但毛泽东的文章比较特殊,它不是单纯的学术性论文,在现实生活中产生过巨大影响和作用。这种特殊性任何一个普通百姓都知道,更不用说党政大员和专家学者了。因此,毛泽东著作的修改,属于出版业中的特例,不能套用一般规则。

还有,《毛选》中收集的文章,有大量的公文,包括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的各种指示、信件、电报、公函,以及各种会议的报告、为电台报刊起草的社论等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这些公文都属于不可修改的档案文献。公文在实施期间,只有它的制发单位(而不是起草者个人)具有修改权;而公文实施完毕转化为档案以后,即使制发单位也没有修改权。否则,公文就失去了其权威意义和凭证作用。即使是公文中的错别字,也不能随意改动,只能用加括号注出正字的方法进行。

《毛选》在编辑过程中,对大量公文并没有按公文的规则处理,而是进行了较大的修改。严格来说,这种修改,使人们不能通过公文原件看出当时的实际情形,也不能客观反映出毛泽东的功绩、失误和真实历史面貌。这种将公文在后代随意修改的做法,违背了中国历史上治史修书的传统,是在极左思潮影响下把毛泽东神化的恶果。随着拨乱反正,这种历史失误本来早就应该纠正。但是,在中共中央《关于历史问题的有关决议》对毛泽东进行了全面评价之后多年,那些影响着对毛泽东公正评价的修改过的文章依然没有进行订正。这对于我们准确掌握毛泽东思想、客观评价毛泽东的功过得失显然是一个遗憾。

对于毛泽东纯以个人名义撰著的理论性文章,则可以根据毛泽东的意愿进行修改。在毛泽东去世多年以后,再对其修改显然不存在必要。但是,对当年按照毛泽东自己的意图已经修改了过的内容,在今后的出版中应当在发表时间上加以说明,除了注明首发时间外,还应注出修改时间。这是编辑个人专集的起码要求。

现行版本的《毛选》,在以上方面明显存在不足。在1951年所做的修改中,《出版说明》中只是指出:“其中有些地方著者曾作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正,也有个别文章曾作了一些内容上的补充和修改。”按照这个说明,似乎基本上能够保持原貌。但是,如果把《毛选》的修改文本与最初发表的原始文本加以对照,就会发现,现行版本中有大量重大的、根本性的修改。面对这些修改,除非是专门从事相关研究的专家,能够知道原文与现行文本的差别外,一般读者很容易把修改后的观点当作毛泽东当时的观点。甚至包括专家在内,也曾经闹出了把50年代新增加的段落,当作30年代毛泽东的观点来加以论证的笑话。

从更深的层次分析,对于毛泽东当年以中共中央名义起草发出的文件,在50年代根据毛泽东本人的意见进行修改,而且根据毛泽东自己的取舍决定是否收入选集,实际上反映了毛泽东临驾于中共中央之上的问题。例如,在抗日战争初期曾经起过巨大历史作用的《论新阶段》,由于其中包含了较多与王明观点类似的内容,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就没有收入选集。这样,无论是学习和研究中共党史,还是研究毛泽东本人,都会产生某种偏差,甚至是严重的歪曲,不符合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

这种不顾及历史条件和历史背景的修改,会带来极大的问题。《毛选》的阅读者会把修改后的思想当作毛泽东当时的思想,研究者会把毛泽东在当时没有说过的语言当作当时的语言。既不利于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也不利于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其后果是严重的。文革期间,之所以能够出现林彪取代朱德同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的笑话,刘少奇的名字从《毛选》重印本中销声匿迹,正是这种对《毛选》进行随心所欲修改的逻辑恶果。在逻辑上,通过文字加工保证毛泽东的“一贯正确”,与彰显刘少奇等人的“一贯错误”,完全是一回事。

《毛选》的编辑加工,还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正文以外的编辑问题,包括题解、注释和说明。这一部分,存在的问题更多。1991年的版本同1964年的版本相比,主要的变动体现在这一部分。

1964年的版本在题解、注释和说明中,存在的问题最多,明显反映出了当时的极左思潮对编辑工作的影响。有些解释不顾历史事实,存在着明显的歪曲;有些题解将某一片段或摘录不加说明,使读者误以为就是原来的全文;有些题解遗漏,使读者无以了解文章的历史背景;有的注文任意删改有关当事人的情况,更多的是对当事人按照后来的变化进行政治评价,使读者对当时的情况产生误解。

更为严重的是,许多注释不但不严谨求实,而且语言粗俗,已经露出了“大批判”的痕迹。这种例子俯拾即是。例如,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对“唯生主义”的注释是:“蒋介石集团的特务头子之一陈立夫雇佣过几个反动流氓写了一本叫做《唯生论》的东西,胡说八道一阵,鼓吹国民党的法西斯主义,用陈立夫的臭名发表。”这种注文,几近村夫骂街,已经失去了任何学术性意义,同领袖著作的严肃性和缜密性不相匹配,有辱斯文。文革中的版本,这种辱骂性的注释更多,而且言辞更激烈,已经脱离了正常的编辑加工轨道。

1991年的版本,显然考虑到了64版和文革版的这种注释问题,因此,对所有的注释都进行了重新修改编辑,使注释主要用于说明事实,提供背景资料。在用词严谨和文雅方面大有进步。但是,依然存在着较多的缺失。主要表现在:注释依然带有较多的政治化痕迹,主要还是根据政治需要加注,而不是根据行文需要;部分不注释就看不明白的地方,由于《决议》没有定论或者评价尚有争议,干脆不加注释,该注不注,导致文意不清;有些注释对史实未进行严密核对,致使注释失真;尤其是没有注明原文发表后的修改情况,致使文本问题没有解决。

随着时代的发展,重新编辑出版《毛泽东选集》以至《毛泽东全集》,已经成为日益迫切的时代需要。要全面、公正、准确的研究和评价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本人,有必要对《毛选》进行重新编辑加工出版,为出版《毛泽东全集》奠定基础。

对于《毛选》的编辑加工,以及毛泽东其他著作的编辑加工,根据编辑工作的规范要求,并结合毛泽东著作出版的特殊需要,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重新确定篇目。由有关权威机构,对收入《毛选》的篇目进行重新选择和审定,尽可能包含毛泽东在各个历史时期的重要文章,尤其是能够反映毛泽东思想重大变化或转折的文章,打破“一贯正确”的思想局限,以求准确真实地反映毛泽东著作的历史作用和地位。即使是在历史上存在某种偏失的著作,只要是在当时有重要影响的,也应该照收不误,体现中国历史编纂中的“秉笔直书”优秀传统。

第二,实事求是,还原毛泽东著作的本来面目。凡是收录入《毛选》的文章,都应以最初发表文本(公文以存档文本)为底本,包括原文的错别字、语句错漏等等,都应该保持原貌。在底本的基础上,对历史上所作的各次修改,以统一规范格式标明,使读者对原文本和修改文本能够对照阅读,一目了然,也有利于把握毛泽东对同一问题在认识上的先后变化。如果是大段修改或整篇修改过的文章,最好能够有较为详细的说明。这样,有利于对毛泽东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也有利于全面准确掌握毛泽东思想。

第三,题注。建议每篇文章都增加题注。题注要说明首次发表时间,文本来源(杂志、报纸、单行本或档案原件),进行过哪些修改,修改的时间和修改人员,发表背景。对于其他人物执笔而以毛泽东名义发表的文章或者毛泽东与其他人物合作的文章,要注明执笔者或合作者,各自的执笔章节。这并不违反出版原则,反而更能体现毛泽东思想的集体结晶性质,也有利于更全面地了解毛泽东思想的形成过程。

第四,尾注。尾注要改变过去那种政治性注释的性质,只对文中涉及的人名、事件、特殊说明事项、引文或典故出处进行说明,完全采用事实叙述方式,一概不加评价。

第五,增加索引,完善工具。对于《毛选》这样的特殊出版物,应该按照重大选题的出版要求,参照工具书和专著的出版规范,增加必要的索引和工具,使《毛选》成为完整、全面、使用方便的资料汇集。

总之,《毛选》的重新编辑加工和出版,是一项严肃的工作,是全面反映毛泽东思想、反映中共发展壮大历程、反映中国革命基本面貌的文化工程,值得认真研究。考虑到《毛选》的特殊性,可以参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的编纂体例,认真设计,精心施工,把这一工作做好。随着时代的推移,重新出版《毛选》,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搞好这一工作,可以适应信息时代的需要,突破以往的资料限制,消除关于毛泽东评价和研究中的偏差,准确客观地反映历史真实,为现实服务。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1964年版,1991年版,人民出版社。

2.《党史资料通讯》,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

3.《百年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主办。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

(如有刊物愿发表请留言)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